打开一扇窗——薛子灿

迈在人生的道路上,何必要使自己变得孤单呢,为别人打开一扇窗,也让彼此之间的温暖同留在我们的心中。 人们为什么要将窗锁上,归根结底,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当我们遇到熟人,我们会开怀畅谈,将自己内心的心事甚至秘密会毫无保留地与他们诉说。而遇到陌生人,我们就会变得十分警惕,惜字如金,哪怕是跟他们打上一句话,我们都会觉得吃亏。

走板荒腔—李卓尔

记 一些令人胸闷气短的事。 好像也没什么好写的,确实,生活非常无趣,没有柠檬绿茶味的薯片,没有巧克力,没有伏特加,没有可以炫耀的长处,没有标新立异的短处。 初三生活迅速又缓慢,期末考的排位下来时之前我只是模糊意识到中考的降临在日复一日的惫懒里。在试卷上填写自己的名字班级和考号,会有一种填写自己人生履历的错觉。 既然看不清远方,那就存着点腹墨,虽然是无用功,但以后能看清自己的路了,总能派上用场吧。我 … 继续阅读“走板荒腔—李卓尔”

你教我怎样写作

如果觉得自己的叙述无趣,千万,千万不要使用形容词和修辞,千万不要觉得这样可以润色文章。因为会更无聊。 不要使用定语,除非一个定语敲着你的脑袋,对你说,你必须使用我。如果要使用一个词来修饰,你必须赋予它一种新的意义。不要用第一个你想到的词。战胜惯性。用用你的脑子。如果你要写小孩儿的眼睛,千万不要使用天真可爱。 事实证明没有什么是无聊的。只有无聊的作者,没有无聊的故事。一个写作者的责任就是发现新的叙述 … 继续阅读“你教我怎样写作”

入睡—李卓尔

在伸手触摸到意识后我就把它伸得更长,好去取床头柜上的手机。 睁眼后屏幕上的白色显得过分冷漠,和投在床单上的微黄阳光相比简直冰窟般面无血色,我无比娴熟地输入密码打开界面,然后开始刷微博。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沉浸于摄取这么多的垃圾信息,虽然它们都很有趣而毫无用处,只不过是劣质得带着焦味的巧克力,但舌尖总是要去寻求甜味,哪怕只是最低等的感官欺诈。 我面无表情地刷过那些无趣的段子,直到看到数条连着的鸡汤。 … 继续阅读“入睡—李卓尔”

你问我是否读过太宰治-李卓尔

我在初二时读了《人间失格》。这时太宰治已经成为失败者的传说六十年有余,成为一种符号,成为宗教或者失败者的鸡汤。 太宰治本人如果知道这件事会怎么想?是他的尸骨嫁接到我们的骨架上,用这种心不甘情不愿的姿态活了六十多年,并将活得更久;还是我们本人成为了破碎的太宰治?我们曾经被这个人用斧头一遍一遍劈进心脏,尽管他的斧头只用来自戕,但我们享有同一条疼痛的神经,而这条神经永不朽坏,永不迟钝,和扁桃腺,阑尾,以 … 继续阅读“你问我是否读过太宰治-李卓尔”

如果作家在地狱-李卓尔

今天查到了芥川龙之介先生的河童忌。愿先生在天国一切安好。 ——虽然很想这样祈祷,可是仔细一想,有传达不到之忧。 ——先生您真的在天国吗? 昨天看书聊天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件事。自杀者会下地狱吧。不管在佛教、基督教还是其他什么宗教里,似乎都不怎么待见自杀者。这是个清晰明了的裁量标准。我心想,要是每一个人死去之后,都要由神来纵观他的一生、考察他的德行、裁量他究竟该上天堂还是下地狱的话,神的工作量也蛮可怕 … 继续阅读“如果作家在地狱-李卓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