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板荒腔—李卓尔

记 一些令人胸闷气短的事。
好像也没什么好写的,确实,生活非常无趣,没有柠檬绿茶味的薯片,没有巧克力,没有伏特加,没有可以炫耀的长处,没有标新立异的短处。
初三生活迅速又缓慢,期末考的排位下来时之前我只是模糊意识到中考的降临在日复一日的惫懒里。在试卷上填写自己的名字班级和考号,会有一种填写自己人生履历的错觉。
既然看不清远方,那就存着点腹墨,虽然是无用功,但以后能看清自己的路了,总能派上用场吧。我想。
家人朋友们都心知肚明的,身边真正的优等生,被受爱戴,满腹经纶。和我们班的假皇子们不同,那人身上有大家都喜欢的东西,上课的回答总是最迅速,作业从未漏交,全科能才,没有人她被点名后无答案的尴尬境地。
你少年时期会遇到这样的人,她优秀,她高挑,她沉稳,她长得好看,她可能戴眼镜,可能备受爱戴,可能与你截然相反;你可能会喜欢上她,她像清泉的茶。你也可能会敬畏她,她是地府的罗刹。
这个敬畏就我个人而言,夹杂了点“假想敌”的敌对情绪。
几个连我自己都不记得的瞬间,对她有过恨意。这其实是正常的事情,但绝不是美丽。我讨厌她,源于嫉妒心和虚荣心的双管齐下;我尊敬她,是因为他是我崇拜的类型。我崇拜一切比我强大的人,这崇拜中又有一点憎恶,揉进血骨里。
照小学六年同学的频率算的话,我几乎不能算和她讲过话,似乎确实没有成为好朋友的时机,再者,我内心里蠢蠢欲动少女的心思和骄傲的虚荣感阻止了我。——她或许觉得我跟真正的优等生比起来是相形见绌。
“努力吧,你会成为她。”
我只能这样想。

那时候的我似乎也正常,但噩梦辗转,我总是觉得自己处在铮铮铁骨,铁马冰河的战乱中。我要死了,但这只是一瞬间的想法,睁开眼睛就看见天花板顶灯里虫子的尸体。生的丑恶便又倚在我身上了。
我跟自己讲这样不好。
很多人会写:跟死比起来你经历的算个屁。
我只想笑。
你们是以怎样的心情揣测别人的经历的?你们经历过?
F兄肥胖,你们说“与其埋怨不如减肥啊!”其实他是生病打了激素。
K兄秃顶,你们嘲笑,其实他的头皮排斥毛囊,三岁就掉发。
命运惴惴不安,乐观是好事,但这点乐观以自以为是的态度强加进别人的脑子里,就望而生畏了。
况且你根本不知道别人的想法,那还是积点口德吧。
大概还有十五天的时间就开学了。
正是隆冬啊。


我很少写这么极端的文章。虽然不太可信,但是我一向信奉中庸。只有《赞歌》是这么极端。

我如果能够出名,考据的人会不会说“2016年冬,李卓尔因期末失利,寒假一口气写下五篇沉郁丑恶的文章”?事实是不是这样连我自己都不明白。

作者: 李 卓尔

创作。看不懂是次元不同,来问我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