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小风波——是禹岑

带着所有的好奇心进入向往的中学,全新的开始,新朋友,那自然是兴趣相投之人,当然也可是性格相似之人。 我和小钱兴趣相投:喜欢绘画,而且都很谦让对方,因此两人从未有过矛盾。而小彭是截然不同,她性格大大咧咧,说话从不拐弯抹角,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于脸上。 小彭脾气不太好,看不得我和小钱太过亲近,我猜想估计是家里有小妹妹,以致关爱少了。那天,我们三人约好同去食堂,因小彭值日迟了些,我较为直接的抱怨了几句,见她 … 继续阅读“那一场小风波——是禹岑”

慢慢——是禹岑

古人云:“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记得曾怨过妈妈口中什么好词好句、什么四大名著,可至用时,方知用意…… 幼儿园时,妈妈不让我同小伙伴一起滚泥塘,尽要求不识字的我读故事绘本,说是对我好。初读绘本的我对这家伙毫无兴趣,常偷玩,发现后常怨到什么学习不学习的,有何用处?知却不知所以,不若无闻!为何要浪费这时间,妈妈真烦人! 小学时,带着插图的漫画和黄纸黑字的小人书也离我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厚而枯 … 继续阅读“慢慢——是禹岑”

慢慢——彭坤琪

行色匆匆的脚步,食不知味的快餐,走马观花的旅游……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快已经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了。 又是快节奏的一天,我快速穿好衣服,洗漱完,背上书包,随手拎两片面包,便往学校走去。到了学校便开始了读书。“日复一日如此,甚是无聊。”心里想着。 第一节课便要考试,内心很是急躁,怕时间不够,就又快速涂完;数学的教学案、语文的作文、我自习时间好像不够,又是草草一过;看名著《西游记》篇目太多,只是浮光掠 … 继续阅读“慢慢——彭坤琪”

其实不烦恼——彭坤琪

日复一日的学习,永远做不完的作业,听不完的唠叨……总觉,人生枯燥无味。 仍是周末,脱下沉重的书包,又望见满桌的作业,心中已似怒火中烧,堵堵的;再看,头晕目眩,人身无力。缓缓拿起笔,却又重似千斤,但不可放下。“好烦啊!”忍不住抱怨。看一道道难题,不觉,眉头早已紧锁。 此时,万物在我心中都不再美好:悦耳鸟鸣如噪声;娇艳花朵似枯萎;流水哗哗若静止。心烦意乱,自是坐不住了,起身下楼,去散心罢。 微风柔和地 … 继续阅读“其实不烦恼——彭坤琪”

其实不烦恼——是禹岑

妈妈总是对我说:“你看看人家哥哥,一个人在南京读初中,从来不要他妈妈担心……”每次听到这个,我都会捂住耳朵极速撤离,这大概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吧! 前几日,妈妈,无意间看到某个阿姨家的儿子在练习小提琴的视频,急匆匆地对我看:“人家的儿子平时还有时间练习小提琴,你只有时间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速度实在太慢了!”“嗯,太慢了。”我漫不经心地应付着。又是别人家的孩子,烦死了!妈妈仿佛看出了我的敷衍,攥着眉摇了 … 继续阅读“其实不烦恼——是禹岑”

那一刻,我没有回头

那一刻,我没有回头 深冬的晚上,寒风刺骨,爸爸说去探亲,叫我同去。他从屋里托出一箱水果和一箱饮料,又把两只箱子摞在一起,弯下身,两只手抠住箱底,身子使劲往上直起,不料竞脱了手。“爸爸!”我赶紧上去扶住他,对他说:“我来吧。”说完,我轻轻地搬起两箱东西,回头看看爸爸他正站在那里自嘲的笑着说:“老了!真是老了!”听了这话,我心里忽然有一种感觉,但没有等我弄明白是什么感觉,就已随爸爸在寒风中了。 我紧紧 … 继续阅读“那一刻,我没有回头”

那一刻,我没有回头——彭坤琪

回头?这个简单的动作却在那次困扰了我很久。仍记得那次夏令营,是我第一次独自离开家去参加活动。7月的蝉鸣,扰得人不得清静。而刚到达营地的我正在接受着分组,很快,几个小队便分好了,我们即将进行分组训练。我的内心有些兴奋,又有不安。而不久,训练便开始了。“——嘟”!一声响亮的哨声,把所有人召集到了训练场。教官严肃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同学们,今天是……”教官做完了介绍,先让我们自己热热身,便开始训练站立 … 继续阅读“那一刻,我没有回头——彭坤琪”

那一刻,我没有回头——是禹岑

还清淅地记得那个炎热的夏日,那个宁静的夜晚,那个孤独的我……    “圆圆,出来一下,好吗?”爸爸稳重而又低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睡眼惺忪的我从床上爬起,走进了父母的房间。妈妈面色苍白,偶尔抽泣几声,爸爸低着头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大约沉默了十几点钟,我有些局促,刚想发问,爸爸抢先说了:“我和你妈离婚,你跟谁。”我愣了几秒,脱口而出:“跟我爸!”但下一秒我又后悔了——妈妈绝望的目光看着我。可我知到, … 继续阅读“那一刻,我没有回头——是禹岑”

美味

“刺啦—”老板拿着煎铲在热乎乎的铁锅上有序地舞动着,铲刀发出“乒乓乒乓”的响声来,生煎小笼包噼里啪啦地响着,撩动着我的胃。这是我家就近的一家生煎小笼包店,生意十分不错,我经常来这解决早饭的问题。 煎饺的香气弥漫开来,我的心也躁动起来。“怎么还没好呢?” “不要着急,还没到时候呢!”戴着口罩的老板回答道。从他弯弯的眉毛中,我看出他在笑。“好的,好的。”我连忙点头。坐在塑料凳上无事可做。我开始打量起老 … 继续阅读“美味”

美味——是禹岑

美味是离家久远后偶然的一次家乡菜,美味是出游到此时品尝的一顿特色菜,美味是远渡重洋间品味的一餐西方菜……在我的记忆中,美味大约是家门前、石桥下的老麻糕。 这老麻糕闻起来那叫一个香!尝起来那叫一个酥!我常常拉着妈妈的衣角,拽着她来到铺子前。有时我也常常自己跑出来,眼巴巴地扒在那儿,看见微微冒着热气,飘散着一丝甜味的麻糕。店主是一对年过半百的夫妻,听说是没有子女的,但他们好像很喜欢我,有时见我来就从炉 … 继续阅读“美味——是禹岑”

美味——彭坤琪

美味的东西其实离我们不远,但是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却少之又少。 仍记得那时候的我,是一个极为“挑剔”的孩子。在吃食上总爱挑挑拣拣。结果便是时年七岁,仍像个豆芽菜。母亲总是想尽法子让我吃下饭,但遗憾,每次都是无用。 后来,不知是为何,母亲不再让我多吃饭菜了。记不得,她从哪带回了一盒小青菜。 我很是好奇于这青绿色的小玩意儿。每日刚起身,便浇于水。傍晚刚从学校回来,便奔向房间,同它聊天,给它施肥。这小 … 继续阅读“美味——彭坤琪”

小事

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里,有一个高大数千尺的断崖。 不知什么时候,断崖边的石缝间长出了一棵小小的松树。小小松树刚刚诞生的时候,长得和杂草一模一样。但是,它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坚定的念头:“我是一棵松树,不是一株杂草。” 小松树努力地吸收水分和阳光,深深地扎根,直直地挺起了胸膛。终于,在一个春天的早晨,小松树长出了许多新叶,也长高了许多。 小松树的心里很高兴,附近的杂草却不以为然它们纷纷嘲笑小松树:“这 … 继续阅读“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