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卢欣昀

眼镜摘了,看不太清楚,最近近视似乎变得严重了。最近还有的变化是,腿上的淤青接二连三不断,老是磕着床沿、教室里的凳子。以及沮丧地发现肚子上的肉肉过多,而位置太小,整个人如套着3层游泳圈般卷缩在角落,果然是要多运动啊,求发明可以割肉而不会痛死的高科技菜刀。梅老师说喜欢男生“文武双全”,女生肯定也要这样才会讨人喜欢啊。

前天晚上放学回家,遇到瓢泼大雨,虽然带着伞,可雨真是滂沱,半截裤子和袜子都湿了,回家一脱整个脚都泡得白花花的。水果店真多啊,一路上路过了八九家,都在卖草莓,是草莓上市的时节,还有榴莲,草莓乐意跟榴莲摆到一起吗?坏学生都喜欢找好学生做同桌,好学生乐意跟坏学生做同桌吗?

只要冒出“我想”的念头,然后多半就分两种:一种是甘之如饴地开始博命了,吃的苦都不是苦,豁出去的生命也就有了熠熠生辉的价值,“我想”真是一件好事情;而另一种,吃的苦都是苦,苦在五脏六腑,身体被反复耗费,怎么想都好像是不值得,但没办法啊,因为我有了“我想”的念头,不得不去实现它,去挑战,去失败,去认可自己的无能(这句话梅老师有说过),又试图掩盖它 ,去发现自己新的擅长,与更多的不擅长,去试图修改,跑长跑似的,并且不知道尽头的长跑。只是最初的“我想”而已,人们就这样纷纷踏上了无尽的旅途。

而真正向往的目的地,明明在后方,在远远地远远地后方。

于是彼此的距离更遥不可及了。

我想试试做一件新的事。也许走不到很远的地方,但途中的苦难都已经犹如星星,指着天穹上的北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