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光年 蒋卓

记忆如一本书,想要忆起的时候

把书翻开,抚摸着点点刻在心里的印记

闲置的往事翻山倒海

细细窥探

却发现这本书并不完整

到底遗忘了什么?

我努力回忆

丝丝点点的头绪无法抓住

我想我遗忘的是盛夏光年里的承诺

放空未来

却忘了抓住那个美好时光里那个蓝色的天空

所以

我浅唱

浅唱那份美好

那份简简单单

那份我们真诚而平淡的快乐

翻阅过去的时光

盛夏光年里

树荫下

一个模糊的影子

都可以让我感觉到平静

带着神秘的光阴

时光流走在故事里

看着光年里的夕阳

夕阳里是不是也写着

你的故事

一个我们用一辈子的时光去演绎的故事

随遇而安的旅途里

我想浅唱

浅唱我们努力执着的美好

不要把现在所有的时光缅怀过去的美好

回不去了

那就让它流逝吧

伤痛与纠结

通通抛掉

很多人的表现早已在无意中做了选择,证明了别些东西的无谓。就像无意间听一首伤感的歌,便是选择了伤感;就像无意间写下的心悸,在第二页留下的笔触;就像无意间喝了一口水、无意间开了风扇、无意间出去散步;又或者,无意间爱了一个人,恨了一个人,伤了一个人,失去了一个人。

无意,是一种宿命;也是一种随意。

小四说:“这多么像一个悲伤的隐喻。”

无意与真心,至少我认为,等号连接。

 

或许经历使我愈加成熟,但我仍然是个十四岁的孩子,有时候一方面认为自己矫情、无病呻吟,仿佛也有另一个自己认为自己真的难过,真的伤心。你说,那是什么感觉呢?双重人格?

我想,又或许这就是射手座吧。本来不相信星座的,但是看网上写的双子座的特征与我那么相像,就愈加相信起来了。无意间相信起来了。

 曾经有的人说我变了,那时的感觉很难过,觉得那些人不再喜欢我了。现在有人说我变了,心中发自肺腑的觉得,那又怎样呢,变了就变了,不喜欢就不喜欢了,瓦解掉一些东西并非那么难过了,而是一种释放后纯粹的海阔天空。

 改变必然是由内而外才能真正达成的。

这类改变从来不是他人的指点,它们永远只能在内心中才可存活。所以没有后悔的必要,既然它们的来源自然,没有强迫的变道,所有被我选择或放弃的部分,大概也就没有后悔的必要。

 用完全俯视的骄傲姿态观察那些其实一度为自己熟悉的狂热。只不过狂热在冷却后,凝固成的形状比其他任何什么都要原始一些。所区别的地方唯独在于,以前迟迟感伤,铁栏杆留下的压痕也会算做是某类伤口。原来我是多么恋恋不舍那些消失在事视野中的人事啊,宛如并非我记录了它们,而是因为记录了它们才出现了我。然后到了今时今日,终于明白路还是要继续地、独自地走。走成微露裙裾的沙漠或夜幕低垂的庙堂。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了,没什么需要道歉的——摘抄下来贴在触手可及的任何地方。时刻提醒自己,没什么懊悔,没什么惋惜,没什么是必然的负担。我理当视其为一种自然规律,它类似生老病死。往事常常以压倒性的欺骗模样出现,无非让人为眼下的不如意寻找更多借口。

其实没什么需要懊恼或弥补的,我以为内心的选择变都是拥有无可厚非的地位。在那一刻选择了相信或继承,后来的不相信和放弃也不会变得分量更轻。说逃避也好绝情也好,自始至终是我们的两手收获,也顺其自然,将由我们的双脚离开。

——By 落落《流离失所》

 

 

 

 

《盛夏光年 蒋卓》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