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宣舟

星期六的一天,我在窗前写着作业,家里空无一人。

天空也是昏沉沉的,没有一束阳光的温润,打开窗户,也只有冰冷的雨擦过脸颊,都有些麻痛,赶紧关上了窗。风又“哐当”撞上窗户,令人心有余悸。我又回到桌前,在温润的暖灯下写着作业,家里空荡荡的,脚都寒了半截,手指也是冰凉的,没有热感。我倒了一杯热开水,放在桌上,只见他冒着热气,心中还尚有余温,我捧着被子捂着手,又喝了一小口,倍感温馨。突然窗外响起一阵阵的击打声,细如鼓槌却又是那么的凌人。“莎啦啦”,我抬头一望,才发现了窗上的一条条雨刃,斜斜地挂在窗上,水也从窗上向下顺着地心而流淌,窗户很快便就花了、下雨了,下雨了。我又跑到窗前,打开窗户,只见雨哗啦啦的下着,宛若一珠珠雨帘从天而斜降在大地上。突然冰凉感剧增,一身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我关上了窗,又坐到桌前,喝着热白开,面对外面的倾盆大雨,内心继而十分感慨,如此之美妙。

我在桌前悠闲地写着作业,时不时看着窗外的雨,时不时听听窗外的雨。不会因下雨而感到忧愁,反而十分的欢悦。

雨还在下着,窗户完全看不清外面,水痕满窗都是,只是还能细细听到雨越来越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