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之想

早已是初夏,但门前的那棵老树,依旧在掉落末秋早已枯得暗淡的,有些如陈年老照片般泛黄的树叶,掉落在布满灰尘的大地上。有时,还没来得及等其完全落到地上,便刮起大风,把地上的它从一边拖到另一边,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让这把老骨头,无法安静地躺下,修整烦忙了一个春秋的身体,无忧地度过自己所剩无几的,以一种叫做“树叶”形式的存在生活。
一两天过去了,我在很远的草丛中,又发现了它——那片一边有着似笑非笑叶脉的它。身上黑褐色的斑点又加重了,又变大了,原本因营养物质流失而变得脆脆的它,已塌陷了下去,紧紧地贴在地面上。望着那片略有些腐烂的树叶,不经意间想起了春天的它。
它生长在树叶的外围,每天要多受些烈阳的烘烤,可能正为此,它才比其他的更加绿的深邃,更加宽阔。那天,我不经意间,望见望见了那张脸,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多么独特。从此,每天上下楼,都要抬头望着它,想给自己一个来自大自然的微笑,就这样,一个夏随着随着那一抹翠绿从中的深邃度过。再回到眼前,依旧是那片残叶,我已不忍看下去,便狠心地走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内,我故意绕开它——那片略带有伤感的它。直到一个星期后,我又走在了绿色遍地的羊肠小道上,怀念着那一丝伤感。漫步在小道上,不要很近,便能看见万绿之中的一点褐。逐渐走近,原本比巴掌还要大的它,已小得如鸡蛋大小了。原本健壮柔韧,清晰可见的叶脉,也已经支离破碎。那张笑脸的逐渐消逝,也让一片美丽、饱满的树叶,消失在茫茫众生之中。
一片,树叶的思想 ;一片,树叶的一身 ……

《叶之想》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