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之享——素淡

    毫无轰烈之色,淡淡灼然,青青香香的老黄瓜,也是幸福,素淡一生。                                                                                                                                                                                 —题记

我已许多时候错过了父亲的菜桌了。细细回想来,倒不是我俩刻意为之的,也就总是错开时间罢了,我在他不在,他在我不在,总是如此尴尬。了然更多的即是遗憾。也是挺早前吃过一回他熬炖的老黄瓜汤,便再也忘不掉了,那滋味只记得个“好”字。

承上,心诚至真,应是受了佛灵的庇佑,本周六,也就是今天,父亲在家做饭,并未得旁人告知,只是光着脚丫踩过去,看见那圆溜溜却高大伟岸的背影窝在厨房时,一切便皆洞然了,不必更多揣测,剩下的便是静待,略心,享受。

时间过得不紧不慢的,慢在过程,快之感受并存于享受之时。菜很简单,一盘空心菜,一盘花菜,还有一盆老黄瓜汤。自然了,诚如我心,最爱者自然那汤。父亲烧的我总觉得是天上地下独特的,晶莹诱人的黄瓜块上由于阳光的撒向,耀眼可见瓜丝,于莹丝中,又有白色的籽,小小的狡黠地卧在瓜瓤里,嫩嫩的真叫人食欲大增。整块黄瓜都是透明的绿色,或许该唤一声“宝月绿”,因为其色实在是淡素。本该因色之至淡而稍显黯淡的老黄瓜却丝毫无萎泄之色,在香油的美丽色泽下,蒸腾着,小小绽放那幽幽的鲜香,钻进我的鼻尖,毛孔里,顿时只觉得满足。轻轻含一块,柔柔濡濡的瓜块的芬芳顿时传遍口腔中的每一个小分子,微阖上下颚,瓜便化了,涓涓而流,涌向四肢百骸。满口余香……菜桌上,有瓜香,葱香,油香,相互混杂,绝对与繁冗沾不上的食材,素淡的叫人心惊,可依旧能使味蕾绽放,吸收每一份跳动的分子,吸取美好的醇香,叫人迷醉呀!

老黄瓜,应该也能算是黄瓜的一种吧,我虽对此无一知半解之向,但却总喜欢在各式菜样里寻找它的身影——只为那一口醇香。然,寻着的瓜片亦或是瓜块,却总是繁复的叫人心伤,多余的味道叫人从美好中惊醒,再没了父亲只放油葱的瓜汤之淳美了。

在平淡的寡油汤水中,几块老黄瓜静静而卧,与之相伴的唯有油水与葱花,明明平淡到极点,可我却生生从那素淡中看见了淳美,尝出了妙极,品出了素淡人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