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六一前

还记得小学最期盼的就是六一,因为一下午可以去别的班玩游戏,有糖为奖品,最多的一次赢了十几颗。

6年级的六一还是游戏,只不过学校给每人发了一本小的新华字典,毕业前我们写好友录写着赠语,说好毕业那天不许哭,毕业尽情的笑。

那天老师说完最后一句话,我们收拾书包冲出学校,还有的人不愿离开,在操场,在花园,在办公室多走几圈。

小学的QQ群也渐渐冷了,好友的联系,只是点赞。叫上几个同学去看老师,老师还记得我们,只不过把下一届的学生,我们,混在一起。

6年,一天。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暑假里,我还能背出班级同学座位表,还记得清每个人。现在问我,恐怕记不全了。

翻看着我们初一初二的各种照片,我看到的是一张张笑脸,初一的稚嫩已被时间洗刷,都更成熟了。

常看到高中学长回实验,找学弟学妹借校服,在操场拍照,去小店买水,去办公室会老师。

每次晚饭后总有老师在操场上打篮球,文科理科和体育老师直接对抗,周围排成一圈的学生,连廊上端着盆踏着拖鞋去洗澡的学生,这都成为大实验的一道风景。

春游秋游运动会艺术节这些可以尽情欢笑的日子不多了,照片中的笑脸生活中的人都是珍贵的。

高考还有七八天,在后10天就是中考,绝大多数90后在初中消失,00后会统治中小学。

时间飞逝,一年后,就是我们。

那些过去从未过去

青春

永不散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