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 黄子纳

我漫步在河岸上,不经意地猛一抬头,竟看到了那满河面的荷花,她们开得炫目、美得惊艳。伫立在水中,随风拂动,如翩翩起舞的仙子,惊鸿一瞥,便魂牵梦绕。
大部分荷花是艳粉色的,但粉的不媚俗,也粉得不张扬,这种颜色也许只有荷花可以驾驭了吧!荷花的朵数相比起满池荷叶来说是少了一些,刚要露出香肩美背,可是一阵清风过后,却又躲在了荷叶后面,若隐若现,仿佛如妙龄少女,有着那个年龄特有的纯洁与天真。荷花是我心灵的甘露,内敛而低调,纯粹而超然。

荷花,美得彻心彻骨,美得娇艳欲滴。晴天下的荷花,闪着耀眼光芒,一朵朵荷花,花瓣由浅到深,花蕊却被层层的花瓣包得很紧。她盛开的时侯,不会像牡丹那样把每一片花瓣都绽开,透着一丝骄傲与霸气;也不会像丁香那样,一串串的组合,芬芳四溢,也许独自一个人的美丽的确有点逊色了。荷花,突然让我觉得应该仰望她,尽管她并不含苞于我们的头顶,怒放于我们的眉婕,但是她仍盘踞那特有的景仰上。她不会过度的潇洒而得意忘形,有着宠辱不惊的良好心态;她不会依靠他人而成就自己。一朵是那么的夺目,一池也是如此,她注重着自己内在的美好,“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荷花是我心灵的甘露,品性高尚而独具一格。荷花是我心灵的甘露,内敛而低调,纯粹而超然。

荷花,你曾是多少文人墨客心中的甘露:她姗然于我的眼眸,“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她翻动多少真诚的向往,灼热多少深挚的思慕;她载着我诗意的生活,“荷叶罗裙,芙蓉向脸,乱入池中,闻歌始觉”。她是我心中不可超越的经典;她只捧着清香的呓语,令我神往又神往。
荷花,她的那份矜持、大气、低调、纯洁,有着巨大的魅力,这已经不能用亭亭玉立的少女来形容了,应该为花中君子、花中的天使。她那婀娜的身姿,清新的香气,高尚的品性汇成一泓甜美的雨露,在我心中缓缓流淌。

《荷花 黄子纳》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