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 王进

我的心境是很荒凉的。长满了蒿草,人走进去,也会没影的。

哪儿总是刮着风,蒿草就刷刷的响着,响声层层叠叠,绵延不断,搅得人心烦意乱。

哪儿总是下着雨,浑浑噩噩的天空,单调而无际的枯黄,在蒸腾着白烟。

哪儿的风景停滞了,凝固了,像费力搅拌的一锅糖浆,终于搅拌不动了。东边是一堆朽木,西边是一片乱柴,左边是破碎的砖头,右边晒着沙土。

我就站在这里,一个被众人和世界遗忘的角落里,众人的热闹是他们的热闹,众人的欢笑时他们的欢笑,我独享着我的荒凉。

没有别人,只有我,因为没有人愿意进入一片荒凉的土地,一片恶劣的土地,一片死去的土地,我也想走,可是哪儿是春天?

是我,使它生满枯草。

上一次沉淀自己的日子已遥不可及,一幕幕,一天天的戏演完了,却在处心积虑想今天的得失,想明天的应对,时间被浪费了,荒凉的还是荒凉的,不受待见的还是不受待见的,愚昧的还是愚昧的,错的依然是错的。

那么,拔掉枯草吗?可是装饰的再美,又会有人注意吗?又会有人深入吗?我自己会回来看吗?

我觉得我迷失了自己,我始终不知道自己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只是一个笑料吗?

这只是因为我的愚昧,和我生活在一个愚昧的世界上。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乐此不疲去追求阻力最大的路,对一切的超前行为视为异己,对思想的超前扼杀,对行动的超前制止,对各种创造,对各种挑战视为一个疯子的胡言乱语,并加以肆意的嘲讽。

因为这种种磨难,我的心境开始变得荒凉。我的思想开始被条条框框所束缚,越雷池一步就被定位为疯子。

这是我的悲剧,这也是这个世界的悲剧,这个世界就这样荒芜了。

那么,与这个世界决裂吗?这当然不可能,我需要来自这个世界的一切,除了束缚除了愚昧。

新思想,新理念的诞生总是充满艰辛的,让荒芜的旧世界满目为春,让愚昧的人消除偏见,让思想照耀自由的天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