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流 顾嘉程

学习了《散步》,我真切地三代人之间的亲情所打动。仔细回想,在我的生活中也不乏这种暖流。

我的爷爷是一位退休教师,在我眼中,除了不时捣弄那一亩三分地,他的最大人生乐趣莫过于是对篮球赛的痴迷。小时候,安静地坐在他身旁吃着糖,他则戴着老花镜一边专注地盯着电视机屏幕,一边滔滔不绝地向我灌输着篮球知识,“姚麦” “科比”,诸如此类,我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现在,我长大了,也痴迷于篮球,每周去看望他,他总像个小孩似的迫不及待地向我诉说着战报,那时,他那略显苍白的脸上才会挂上几分虹彩。遇到直播时,他总是拉着我一起看,与小时候不同的是,我在一边滔滔不绝地向他讲解着,给他报着比分,他则像儿时的我一样静静地倾听着,不时地点一下头。祖孙两人,同样的兴趣,不同的位置,但中间的那股暖流却不曾流逝。

每周回家,父亲总是与我比身高,母亲则在一边当着公证人。以前,他总是要比我高上二三分,然后颇为自豪地拍着我的肩膀,可是上星期,妈一声惊叫,说:“儿子终于比你高了!”他不相信地看着我,说道:“脱了鞋再比。”可是脱了鞋后,我仍然比他高出一小截,那时的他,像一只斗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地穿起了鞋。一刹那,看着他那半头的白发,我真的觉得他不再年轻。而我,确实该担负起一部分责任了。父子两人,同样的差距,不同的高度,但他那高度我却永不曾达到。
时间在流逝,我们在成长,但股股暖流,却不曾消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