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默 杨沁怡

一个上午,单曲循环着那英的《默》。昨晚在钢琴前,摸索出了它的前奏,一段空灵的琴音,一阵心灵的悸动。
那英低低的嗓音,浅浅地唱着,钢琴高高的音调,轻轻地弹着。“周而复始,结局还是,失去你。”
我总是感伤地走进他人的世界,为其欢喜为其愁。我站在他人的高度,俯望着大地。然后回到自己的高度,行走在大地。上周生日,一位好友赠与我的贺卡中有7个字的形容词:海拔美到窒息的。既俏皮又幽默的一句话,使我哭笑不得。感动之余,即是珍惜。当现在成为过去,无悔地缅怀。
歌曲听完一遍,便可以从头再来,可我们呢?又将迎来6月毕业季,我们九班虽仍未分开,但我们所能相处的时间,就如瓶中沙漏,终有沙子流完的一刻。但瓶中的沙子不会消失,它们只是沉入瓶底,珍藏于心。
歌名为《默》,意指无声,那英却以歌声的形式传入你我的耳中,带给你我无声的思索,深海的窒息。
我想为你唱一曲《默》,
送你画不完的圆,
填不满的缘,
解你眉头的结,
解你命中的劫。
可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