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给我两斤时间,乘上九份。”—卢欣昀

近几天听江梦晗跟我嘀咕有多么多么喜欢山,长大后要游遍中国江山。而我其实不然,比起山,我偏爱于水,那种清澈见底,鱼儿在小石旁打转的小溪,那种叮咚作响,绿草畔着河水的溪流。但依山畔水,山清水秀,山水相连,我若喜水,必得往深处寻。所以长大后,或许我和江梦晗会一同出游,你观你的山,我戏我的水。

我的父母同江梦晗一样,都喜欢中国秀丽挺拔的山峰,小时候我便与父母一同游过许多山,家里堆着一堆“金牌”,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与各种山的名称。

令我记忆最深的应该是黄山。晚上我关上灯,旅馆在山顶,漫山遍野的山岚是窗外的灯像是被磨成粉末的月,铺洒在用丝织成的幕上,我望着那团微晕的光,细数一天爬山望见的景色。

开窗睡觉,从外面吹来的新鲜空气像是某种独特的气味,一层一层地把我包围。通过至今为止我无法理解的“光合作用”,我的身体开始吸收起这些气味,慢慢,慢慢,最终一发不可收拾地将其彻彻底底地融入我的血液中,深深,深深地渗至我的骨髓里。

清晨醒来看云卷云舒,山顶气势磅礴。

那时没睡醒,抑或是被景色迷醉了心神,竟想对盛豆浆的大叔说一句话,一句留住时间,停在此刻的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