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缘千年,青鸟御风来-霍欢

我手握一个梦,行了千年。

从远古纷飞的战火,唱到了盛世王朝,又从历代兴衰的更迭,唱到了还看今朝。

洋洋洒洒的历史,斑驳了岁月,弯过几多年华,再看今世是何驾梦而来?是我青春一曲,续弹千年的华章锦段。

只因我身着一袭青春,培身千年的岁月中,一昂首,一回眸,已知花尽花开花湮灭,已是我放手一搏踏尽千帆之时。手中的利刃叫青春,心中的信念,叫梦想。

这一场青春的梦啊,你将带我去往何方?是去赴那西风古道飘游万里的断肠?还是去销那无可摧眉折腰的万古情愁?『问花,花不语,问风,风未答。你说,是去往我的心中,看我如何被踏碎,看我如何去闪耀,看我如何乘风破浪,如何御风而行。

 

人生须经千锤百炼,才可直面过去与未来。

 

你说世事炎凉,征途满荆棘;你说苦难为舟,人世的这一条忘川河,囚渡不尽。

 

于是我退却了,只消山光水中无事过这一夏。
我带着安逸在无限沉沦,我瑟缩在自己那一隅的浮光幻影里,陶醉不已。因为害怕荆棘,于是不敢抬脚,停滞不前;因为害怕苦难,于是不敢渡河,我在此岸痴痴地不敢望向彼岸。春花,夏月,我在自己的薄壳里,万古凋零。
可是我那名为青春的梦的你啊,你是天上英勇的战士,你狠狠地撕开我的薄壳,凛冽这这世道的脸,告诉我,自己真是个没用的人,做得了一时的退缩,做不了一世的退缩,峰只会更险,涛只回更怒,舟就在那里,渡与不渡,一念之间。
曾经,我总是躲在梦与季节的深处,听花与黑夜唱尽梦魇,唱尽繁华,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
一场青春,绎完一场梦。我再也不妄自菲薄,我再也不傲慢偏见,再也不不自量力,再也不畏缩怯懦。我在这青春的征程上,披荆斩棘,多不了一丝柔情,少不了一点决绝。
一直以为,可以生生世世地在在自己的巢里安逸,生老病死。可是待到我破茧而生无悔拼搏后,才看到这落花盖满的,却是一场离别的枯冢,我和过去的天真离别,和过去的软弱离别,和过去的自己离别。
秋风撕裂了岁月的伤口,泪水打断了琴弦,人生一场大梦,世事几度秋凉。
不要问我这镜花水月怎么看透,只缘我也在其中不知云烟,可是我拨云见日只因青春的梦想让我直视什么叫拼搏,漫散天蓝的逐梦,凝光浅碧的停歇。
我手握一个梦,行了千年。
手心里的青春和梦住在一起,思想作垂帘。
一梦缘千年,青鸟御风来。

《一梦缘千年,青鸟御风来-霍欢》有一个想法

  1. 这篇评论可以作废,我只想说作者的思维神奇飘逸,落笔如诗,勾勒如画,渲染如烟如云。话说梦缘千年这个题目我十分感兴趣,题材也无穷大,有机会讨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