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笔——章颖

周六晚上出去吃了晚饭,还是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透过窗户看外面的世界,喜欢观察形形色色的人。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也是来吃饭的女人。该怎么形容她呢,两个手臂上都刻着藏青色的纹身,脖子上戴着“亮瞎眼”的黄金粗项链,这是我没由来的觉得厌恶。后来,她在打电话,嘴里时常爆出一些不干不净的粗俗话语。这使她的形象顿时下降了不知多少,也只得在心里默默感叹:素质何在。于是,我的眼光也不想再停留在她身上。

眼睛看向了窗外,看到一个很可爱的一女孩,大约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吧,走路像一只小鸭子一样一摆一摆的,最喜欢的就是小孩子啦。小孩子总有着一副萌萌的表情,天真烂漫,好像不知道难过似的,总是很容易满足,肉嘟嘟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那脆如银铃般的笑容回荡在耳边。还记得小时候,总是盼望着快点长大,曾经也偷穿过妈妈的长裙,试过妈妈的高跟鞋,一个人在家里,幻想着它们听着我的命令,那时候的自己总是很傻,会莫名其妙地傻笑,但那时候也很开心,小孩子总是无忧无虑的,待我再看时,那小孩子已消失在眼际。

再吃了会儿饭又看向窗外,看见一个老爷爷背着小男孩走在前面,后面是一个老奶奶背着小女孩,虽不知他们是否是一家人,但我很喜欢这种场面,亲情总是让人感人的,那场面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起了个题目,叫“杂笔”因为也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觉得什么名字都不合适,所以便起了这个名字。杂笔杂笔,杂碎之笔,可能写得较杂,不要介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