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老人教给我的感动——徐秋雨

也不知是几时遇见的这位老人,但依然清晰的记得是在菜场。
家附近的菜场比一般菜场要干净,喧闹与一般菜场相同自是不必说的。母亲带着我一同前去, 知道近来我身体不好 ,带我出来透透气 ,又拍菜场扰的我头疼 ,便嘱咐好让我在门口等待 。
太久未出门, 四下张望却无意间看到了一个深灰色外套的背影, 他皮肤皱起得双手插在深灰色外套的口袋里, 看得出来, 那是布做的外套 ,粗糙的肉眼都能识别 ,那条工用长裤明显长很多 ,他挽了两圈至三圈有余, 还能把他黑色的布鞋上颚覆盖一部分, 原本浅灰色的长裤也不知是因为吸水还是其他, 膝盖一圈褶皱的厉害, 时间久的泛旧不少, 出于好奇, 我跟着他走进了菜场。
他走的很慢 ,在一个卖鸡的摊位旁边停了下来, 在他前面的是一个大秤, 许是商家买卖鸡称量时的工具。 他停驻了一会, 一只脚微微试探的伸了上去, 因为单脚的重心不稳又缩了回来, 过了一小段时间 ,他又开始重新尝试 ,他尽量把左腿绷直, 将一大部分力量集中在这只左腿上 ,当右腿抬起时又将重心向前倾, 磕磕绊绊的站了上去。 或许是秤比较高, 他在盯着绿屏一瞬之后又费力的下来 ,他走到一个卖肉的摊位前 ,零零散散的掏出十几个硬币, 纳纳的跟老板说, 我要一点瘦的猪肉, 我孙子喜欢, 大概这么多钱就好了, 他不好意思看老板的眼睛 ,手在袋里不断的摸索 ,可是这十几个硬币是他全部的钱了, 再也摸不出多的来。
脑海里浮现起爷爷奶奶的笑颜, 想来因为学校的忙碌和身体的不适已经很久未与他们谋面了, 直到母亲急匆匆的问我怎么进了菜场。
我回过神来 ,看着她说, 妈 我们今天去看看爷爷奶奶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