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 张师捷

去年夏天的一个假期,我和爸爸一起去常州北边长江中的一座小山。去参加市政府组织的一年一度的长江放鱼的活动。

这是一次较大的的活动,有一亿多尾人工繁殖的鱼被放入长江,中间还有保护动物“胭脂鱼”。参加这次活动的,是各党派在常州的成员,小学生中的小记者,还有一些“热心”的市民。为了记录这次活动,政府还派出了一架遥控飞机——极专业的那种,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特酷的家伙遥控他。

这次活动,一是放鱼回江,保护环境。二则是为了向市民参转保护环境的重要性。特别要说的是市民只会放一小部分鱼苗,几就几千条,大多数还只有手掌那么大,真正的“放鱼”是在一旁的角落里进行。主持人让我们拎着塑料袋,走到一个极高的台上(相比于贴到水面),把袋子放在一旁的斜坡上,一提袋子,鱼儿们就从袋子里流出来,贴着水和斜面,像坐滑梯似的,一尾接着一尾,落入水中,挤出一朵又一朵“美丽”的浪花。若不考虑从水中浮上来的鱼尸,也真是十分有趣。

在刚开始时,场面还算雅观,到后来,真是惨不忍睹。水盆被打翻,众多小鱼因此成了“脚下厉鬼”,再无遨游大海的机会。鲜血流在地上,混着鱼尸,发出阵阵臭气。可人们没有管,一些大人拿来了水瓶从盒里装出几条小鱼。小学生看到了他们的“身先士卒”互相叫喊着:“原来小鱼可以带走。”盲目从众,似乎每个小学生的瓶中都有一只绝望的小鱼。其他人也没有说,毕竟,让市民来是为了增加环保意识。开心就好!接着,人们越发的“开心了”起来,有人提起了一盆鱼。看样子,他是想“赶紧干,干完回家休息。”他用力一泼,天女散花可不是吗,鱼儿感觉良好,飞了起来,在降落对飞入了天国……

完了,活动,我们留下垃圾——场地旁的大水坑里有着五六十个水瓶,带着小鱼,回去了。

虽说,像我一样的人还是大部分,但是我还是高兴不起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