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烟雨任平生

又是一场大雨,一场倾盆大雨。坐在教室中,一杯清茶在手,闲望窗外滂沱之势的惬意在我步入雨中的一刻,悄然消失。

幸是雨中,是我瞻前顾不了后的狼狈无人察觉;不幸是雨中,让我被迫接受收雨水的冲刷,顿觉凉意漫于全身。我不知自己应该感谢这场雨使我买的新伞有了用武之地,还是应该责备他给我带来的诸多不便。、

实现在雨水的冲刷下,渐渐模糊不清。我不禁想起苏轼《定风波》中的那几句,莞尔。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枝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好一个“一蓑烟雨任平生”。面对无端风雨仍能泰然不惊的胸怀,经历人生风雨沉淀之后的洞彻,怎能不让惊叹?

我在雨中漫步,在雨中沉思。没人知道我想什么,他们也无需知道。我亦无需抱怨什么,抱怨毫无用处。凡事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我拢了拢外套,将伞靠自己更近些,然后继续前走,雨中人的思绪,屋内人无法洞察。

依然狂风暴雨,下的酣畅淋漓,我心若止水,也无风雨也无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