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石榴-孙常林

夏至未至的时候,石榴树结出了可爱的花苞,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远远地看,和平常的石榴树没什么两样省绿色的叶子茂茂密密。再看一会儿,好像还泛着点红,在绿叶间忽隐忽现,走近些,才看清那是花骨朵儿。显眼的几个已经摆出开放的势头,抿紧着嘴,随时就会张开一样,它中间是热烈的大红,尖端泛黄,末端泛绿。在明艳的红花苞背后是密密麻麻的绿花苞,它们立在绿叶中间,绿叶从中间向四周展开,像是菩萨立在莲花中间一样,石榴苞像极了葫芦,只是“葫芦”底被劈开来了,即使芽还小,“劈痕还是那么清晰,那么匀称。可不是嘛。每一支植物都是都是最伟大的艺术家,它们的艺术作品是经过了千百年的锤炼,打造而成的,难道这不值得我们用心去欣赏和体会吗?大自然孕育了这些美妙的艺术家,难道我们不因该对大自然心怀感恩,崇敬之情吗?这精巧的石榴树不正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