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袁心怡

今天真是幸运,遇到了小学同学。

可细细想想,又有些莫名的伤感。从小学毕业到现在,两年了,第一次看到小学同学。

她上了公交车,叫住我:“嗨,去哪儿?”

一瞬惊讶,一瞬迟疑,终于想起她是谁,真是一点没变呢。还是那么胖乎乎的。

“去吃饭,百姓人家。”

 不知为何,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是失望?

“哦,这样啊。”她低着头。

谈话终止,寂静。

“你呢?”过了许久,我蹦出一句话。

“我?小学同学聚会。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好多人一起呢。”

“哦”原应脱口而出的“好”被代替。

又是安静。

下车,分离。

“对不起。”

聚会,再见,回家,躺在床上。

百般无聊,从相册中翻出毕业照片。举着照片,将上面一个个同学、老师辨认过去。

思绪飘回从前。竟流下了眼泪。

不知不觉睡着了。

再醒来时,正迎着初升的太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