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兰–赵烨柯

窗头有一株君子兰,以前有两株。
两人是好友,总结伴立足床头,看着窗外美丽的校园风景,感受清风送来的抚慰,接受雨的洗涤,他们大笑,相拥,开着越发浓郁,旺盛,每次我抬头,都感叹它们的惬意,美好生活的美好,直至有一天,靠墙的君子兰开始猥亵,它的根部变得干枯,细弱的如绿豆芽一般,因为干枯,变得蓬松,半露半掩看着极为吓人,也过了一阵子。君子兰的叶子开始泛黄,本开的浓浓郁郁的绿退了色,仿佛穿了多年的旧裙子,看不出生机,后来君子兰被红色大塑料袋装回了同学家,养病,从此至今,窗外只有一株君子兰。
我在抬头,看见的不再是俩个秀丽的背影,而是一株君子兰在风中摇曳的孤独背影,晚风微凉,送入室内,君子兰摇了摇它的叶子,仿佛在控制自己的孤独,又仿佛在向远空抒发自己对伙伴的怀念之情,远处的高楼,都三五成群做伴,近处的君子兰只身一人独立窗头,显出两三分孤独落寞来,看得我也心生凉意。
当年,有伙伴陪着,想尽欢乐滋味,如今,只身一人独立窗头哀叹,几多空寂几多愁,只能无限缅怀过去,失去未来,落寞现在。
不等失去才懂得回头,珍惜是不变的话题,只是提了多遍也不去做,最后还得落个悲凉下场,再叹自己的无知,其实哪里又是你无知,又有几人真能做到且行且珍惜,你也只是被美好蒙昏了头,迷了眼,不知去向只好前行。
惜物,是物旧再旧也舍不得弃,惜时,是抓紧一分一秒不停做事,不虚度,不荒废,惜情,是滴水之情,涌泉馈之。
不似窗头君子兰,一人空悲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