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暮夏初——宣舟

天气晴朗,伴着淡淡的忧伤,化作了空气中宁煦而平静不欢的气氛。摆开车窗,窗外的风景飞快的向后倒逝,路标,绿化带,车辆都在向后倒逝。阳光火烈,毫不避易的普撒其光辉,风掠过车窗,呼啸着吹拉着涌入车窗有溢出车窗而去。

车飞逝在公路上,我昏昏的靠在窗旁,避着刺眼的阳光,又去面临着风。黑色的车棚里,燥热得我不愿敞开衣服,热闷闷地滚绕着我。不得放纵,不得宁张,只是无精打采缩在后座的左边,倚靠着车窗,恹恹欲睡。渐渐,日蒙住了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意识在日照中苏醒。车飞奔着,不过已经不在宽阔的省道,四边都是小树和田地,而在狭窄的水泥路上,四周是油菜和麦田。旷人心怡,绿意便已沁心不用自溢,绿油油的油菜上布满了粗实的籽粒豆荚,稍有几多黄灿灿的油菜花,但已不多了。路边显然还有紫白相间的豌豆花,其中白蝶扑朔其间,蝶荚纷飞栅篱间,远处有大片麦田。大麦小麦,黄绿错综;不远处,还有几泊鱼塘。零星的散落在麦田之间,之间还有活水渠相互勾联,好像萦系于麦田的绸带,而鱼塘如同一面硕大的镜子,倒映着蓝天白云和闪亮的太阳,水面波光粼粼,是不是泛起涟漪,那是风籁中的灵动。渐渐,两边的油菜花高了起来,挡住左右的视线,好像在林中隧道穿行,油菜豌豆肆意向公路边长,叶荚声声,不断刮过。终于又矮了下去,能看见近处的人家,菜田。

车从大道拐进另一个水泥路,四边是一座座矮房和星连的田园。一开始一边的梧桐没有多少新叶,一边的银杏绿叶新芽开遍了枝头。渐进,车拐进了一户人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