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欠你——孙天南

欠,人生中有太多的欠,欠了都是债,情债,钱债,债都是要还的,债都是无奈的,在借的那一刻都是人制止情感最真诚的时刻,但有一种债,你感觉不到。那是侵占的最高境界——母亲与我的亲情债。

初生时,天天被你捧在怀,你对我是小心翼翼呵护有家。我稍大对你的话语是深信不疑,每天跟在你后面屁颠屁颠地叫:“妈妈”。你也不厌其烦的应着,在长大,上小学了开始觉得你在我眼里越发的不顺眼,如同沙子一般,辣眼,可即使这样,你一如既往,像小时候一般的关心,呵护,将我抱入怀中,享受温暖时刻,但怀中的人儿却在拼命挣扎,在一心想着如何逃离这个牢笼,我开始想方设法,用话语攻击你,离家,到外面疯玩,不顾自己的安危,让脆弱的你,不断受伤,让伤口结出厚厚的疤,但我回到家,不变的还是你的关心,呵护,但你没有靠近,只是小心翼翼地站在远处,问你是否安好,你不犀的回答,令她伤心········直到她离开,你大哭,发现生活一去不返,你是那么弱小,都是她在保护你,一切都是那么的冷清,才发现欠的太多了。

梅老师在那节课上将她的儿子去爬山的故事,我看见每每儿子发了什么平常的话语她的脸上都会笑,当儿子干很危险的事时,她都会担心的皱眉,母爱就是那么的伟大,梅老师也是个母亲,我在她身边看到妈妈的影子,想到许多时刻与妈妈网聊,他总会发一长串的话,而我总会淡淡的回一句“嗯”“哦”,最长的也就只有“知道了”三个字,但妈妈回来却总会跟我讲她看到那些话时的喜悦,而我发那些话根本就不上心,梅老师常说我们都欠父母,没错,我们都欠父母很多爱,李碧华的剧本中写到“太爱一个人,怎会有尊严可言?——总是某人欠某人。”我读到这儿会心一笑,欠的太多了,根本补不上来。不想说拿下庸俗的“我爱你”,我只想说妈妈我欠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