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想联翩——何樱嘉

那天我问父亲他最想去哪里旅游,他说他那儿都想去,活了半辈子也哪儿都没去看过。但他强调他有三个最想去的地方,我连蒙带猜答对两个,一个云南,一个西藏,还有一个我没猜出来,是北京。

猜云南,是因为我也想去那里。当然我哪里都想去,小孩子嘛,图个新鲜。然后我就开始回忆我从别人口中听说的云南好,就暗自赞叹云南真是哪儿都好——有机会的话决不能错过。然后想起“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句话(原话不记得了),听说是一位老师的辞职信标题。然后脑子一热决定要好好学习挣大钱带着父母环游世界。尽管这个想法很快被我抛之脑后,该吃吃,该喝喝,背书的时候想睡觉。

突然想起那天上午我在以前的读者上看见的以一篇文章,文题是什么忘记了,里面内容倒是印象深刻:茅君瑶和虞 廉停顿了很多年的爱情、联系最终被他们找回,两个老人在电话里哭了好久。至于为什么想到这个,因为父亲在说旅游时总不忘提一句:“带上你母亲一起。”云南好,要带上你妈妈一起去;西藏好,你妈妈和我都没去过,要一起去。   简简单单多好。

不知不觉这么一次交流带出了我记忆力这么多片段,觉得好像每一件事都在做铺垫,每一件事就应该发生。

其实生活就是由一个一个片段组成的,用心生活,这些片段就会一一罗列在记忆力。

希望我能一直这么浮想联翩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