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张佳芸

仔细想来,《饮水词》这名字取得真是好。不知是编撰者用心匪浅,还是机缘巧合,“饮水”正好适应了佛语“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几百年后的今天,无数男女手捧《饮水词》,从纳兰的心境中寻找自己。

提起纳兰,我想到的是似乎不是他过人的才情,高人一等的门第,而是那份内心的孤独和对世事的凉薄。

他很富足。他很孤独。

出身高贵的他锦衣玉食,深得康熙信任;父亲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朝野。这个他,叫纳兰成德,康熙身边的二等侍卫。

纳兰是词人,而词人注定是孤独的。年少时,他与他的表妹两小无猜,情投意合。只可惜,尊卑有别,表妹被送入宫中,相见无期。始终记得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是何等的惊心,何等的纠心。后来他与妻子卢意梅相识,深爱着。但人各有命,妻子是死于难产。容若自己也在遇到沈宛后死于寒疾。他的心灵里是繁华的落寞,如它出身的冬节一般,大雪纷飞。读纳兰词,我总是会看到一座位于大海中心的孤岛,孤岛上是独自的一个人。远得遥不可及,海的颜色是令人窒息的深蓝。这个他,叫纳兰容若,风情万种却又冷若冰霜的词人。

纳兰总是可以用最平淡的词书写出最动人的情。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惊节序,叹沉浮,秾华如梦水东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