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苦思甜-王雨格爷爷

我是一个地道的农民,年轻时恰遇国家三年自然灾害。回想读初中时,不禁凄然泪下,默然神伤,那时食不能饱肚皮(一天三顿树皮、野菜糊糊,带饭用热水瓶,有一个糠饼子已是上等饭食了)穿不能御寒(一人每年三尺布票,凭布票剪布做衣)。放学回家马上田间劳动(挣上半分一分工分,满十分可称一工,能得到半斤原粮——称谷)由于家距学校有6里曲曲弯弯的泥土路,早晨上学不得不早起,遇到大风大雨,下雪,走上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达学校,尤其在冬天,已是内热外寒的地步了,由于衣服单薄,一节课下来,浑身冰冷,不得不跑步取暖,迎战下一堂课……晚上回家做作业,可怜点灯的火油也买不到,只能用根棉线放到代蜡油中点燃象黄豆般大小的灯光下习作了,看几行字要就着灯光移动一下书本,才能继续看下去。夏天两只脚只能伸到坛子里才能防止蚊虫叮咬……

饥寒交迫的生活,艰苦的学习环境,没有摧毁我的学习成绩,我从6:1的录取率中轻松进入高一,但更不幸的现实形势和残酷的事实伴随我来,大学不招生,在校的学生还要回乡种田,迟种地不如早种地,农村是广阔的天地。家里无劳力,意味着无劳动粮,在这瓜菜代的年代,肚皮是头等大事,学校无奈,老师无奈,(老师每月24斤粮,无法帮助,没有副食零食,没有一丁点荤腥,只有三两滴油的清汤寡水的蔬菜下饭,你吃十天半月试试看!)为了生存,不得不放弃学习。

回想过去,看看现在,感叹无声。你们幽雅清静的校园,宽敞明亮的教室,优秀精良的师资,设施齐全的体育器材,得体的校服,可口的饭菜,万册的图书,交通的便捷,信息的快速……在这不是天堂胜似天堂,不是仙境胜似仙境中学习,实实在在是幸运是天之娇儿。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好好学习,没有任何理由不取到好成绩,我们要对得住老师对得住家庭对得住社会对得住国家。

最后,我用笨拙的手写出歪歪扭扭的字,向祖国的未来,花样年华的你们,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好习,上台阶。

 

教师评语:敬佩爷爷的阅历。文笔很美。

作者: 李 卓尔

创作。看不懂是次元不同,来问我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