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 二(9)班 杨沁怡

她素来低调,少语。每次聚餐,她总将自己掩藏在角落中,蜷缩在阴影下。小时候,因各自父母的繁忙,我们鲜少见面。她的只字片语,带着淡淡的疏离陌生,我亦是习惯。她有着她的年龄本不该有的成熟。她总让我想起一种动物:刺猬。蜷缩在自己带刺的壳中,不愿将自己袒露在光天化日下。

她有着小小的自卑与大大的固执。

后来,我们都上了中学,在同一个学校。见面的次数渐渐地多了起来。我每次见她,她总是带着一抹微笑,一抹未达眼底的笑。我知道,她,并非真正地快乐。我希望她能够快乐,而不是戴着微笑的面具,在面具背后暗自悲伤。

我常与她分享班级内的趣事,一些新奇的事物。我知道,她正在慢慢地蜕变,她开始向我诉说她的烦恼与困惑,我总是尽我所能去开导她,为她出谋划策。她的蜕变,我亦是欢喜。

她自小学开始,便寄宿在学校,让她的父母省了不少心。她自理能力很强,我对她的评价是:懂事得过分。但凡遇到委屈,她总是藏在心里,不想让家人为她操心。

我眼前仿佛闪过她的背影,秀长的。在地上拖成长长的黑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