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无缘,那就祝愿——胡炀炀

那天早上,真是巧,碰上了这小东西。

本来那天早上是我值日,但临时变动了一下。于是我就在操场上,碰到了这小东西。

这小东西是一只黑鸟,突兀地站在男生一队里,很拗地树在人堆里,动也不动一下。我初开始有些 奇怪,鸟都有些怕人,通常还距三米远,便扑棱棱地飞走了。今天这只怕是受伤了,飞不走。

再觑它,发现那小小的一只鸟,虽不会讲话,却透出很悲苦的气息来。它定定站在那儿,由不得别人来碰它。就连人高马大的男生们也自行绕着它围了小圈,不敢接近,脸上尽是无可奈何。

我向早到的同学打听打听,得知他 确实受了伤,有好心的女生提议说,得把它挪到别处,怕待会儿跑步时把它踩死。

我想想也是,就绕到它后面去,小心捧起来挪到灌木丛里,可是它惊慌失措竟疯 了似得奋力扑腾了出来,扑棱棱地又摔倒在了地上。它很快又挣扎了起来,恨恨地戳在跑道当中,分明是悲愤无比。

我又试了两次,但它都挣脱 开去。有人建议说把它捧到操场里面去。我最后一次,终于成功把它挪出跑道中央。它满身寥落地立在草坪上。

我觉得它可怜,打算跑完了,再想办法给他找个安身地方。

可待我跑完那两圈的短短两分钟,它便没了踪影。

来的蹊跷,去得离奇。

像一阵风一般。

只在我脑海里掠过,留下一抹清凉 的回忆。

这个应该叫就叫没缘分吧。有时,想要留住什么,却仍让它消失了;想要挽回什么,却终是再见不着了。果然,有些 东西,注定得不到,没缘分。哭也好,闹也罢,终究是没了。就像那鸟儿一般。我到现在还牵挂它,可它这样消失,我也只有无可奈何的份。现在想起那只鸟,我希望它已找到了可以安身的地方,没有人欺侮它,它好好伤。

我祝愿那只鸟吧。

也祝愿所有与我没有缘分的事物。尽管丢失的已丢失,再见的永再见,过去的早过去。我仍挂念着这些,忘不了, 虔诚地祝愿,一切平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