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顾昕恺

最近的气温忽高忽低,乍暖还寒,但春天还是在冬日的残影中悄悄来临了。
今日阳光明媚,太阳高照,吹着微微的春风,风似乎带走了所有的嘈杂之声,千里之内,“无丝竹之乱耳,无汽车之轰鸣。”真是有些寂静得受不了。
突然,那“唧”的一声啼叫打破了这死般寂静,接着更多”唧””唧”的声音应接而来,把寂静整得支离破碎,一切又恢复了生机,一切又变得热闹起来。就像小水滴滴入平静的小中,水花溅起道道波纹,平静的水面水波不兴。
原来是几只小燕子,它们貌似从别处飞来,在这稍作停留,它们互相追逐,互相应和,二只燕子在树中间,房屋边来回穿梭,你追我赶,好不热闹。仔细端详,它们披着黑色的外衣里面露出白色的肚皮,剪刀形的尾巴,似乎在剪断等明天的信息。它们身手敏捷,飞翔轻盈,在湖面上急驰而过,犹如两道黑色的闪电,不留下任何踪迹。
转眼望去,在门前的电线杆上,也停留着三两只燕子,它们双脚紧紧抓着电线,羽翼缩在一起,高昂着头,又不时呼叫两声,好像在跟旁边的伙伴交谈着什么。因为不时的晃动,电线上下舞动,整体来看那几根电线 就像一个会活动的五线谱,上面的燕子就成了有备有肉的音符,奏出那一首首动人的曲子。过了会,这些“旅客”似乎休息够了,一个个陆续离开了,一切又回到初始的平静,但相比之前又多了几分春天的姿色,留下了一路春天的味道。
风停了,鸡、鸭禽们也都走出了自己的棚子,小狗也懒洋洋地爬起来,我也想去田园透透气。
燕子是春天的播种者,是冬天的终结者,它们一路飞翔,留下一路春天的激昂,一路的叫声,吹着一路的号角,带走那一路的寂静悲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