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再次相见

当某天我再想起你们时,回头发现,我把你们全弄丢了。你们现在在哪里,那朵花还会再次开放吗?我们还会再见吗?

那天我安然的坐在椅子上,外面一片阳光灿烂,几缕微风吹拂着我的发丝,很是惬意。无意间,手肘碰倒了一堆书,无奈的笑笑,蹲下来捡书。一张照片划破午后的平静,狠狠地扎了一下心中的某处。眼睛在接触到照片背面的一行清秀的字体时,手瞬间停了下来。捡起的书再次散落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响声,向来自我的内心一样。

照片上的字是:手牵手,好朋友,一辈子,不放手。署名是梨。颤抖的手再也止不住眼泪的夺眶而出,照片的边角已经泛黄了,翻到照片的正面,在那一瞬,眼泪更加喷涌了。多久了,我以为我已经不在乎了,为什么……还会哭?照片上四个小孩子开心的笑着,“最左边那个穿着运动衫的男孩是辰吧,还有梨,蕊和我。”我失神的喃喃。照片卷起的角勾起了我的回忆。

犹记那年,辰一脸欣喜的对梨说:“梨,我发现了一种花,很漂亮,但不知道是什么花”辰知道我们喜欢花,很喜欢。于是,辰就带我们去看。那是一种不知名的花,蓝紫色的花瓣儿,浅黄的蕊,还有一股淡淡的馨香。我问蕊:“蕊,这是什么花啊”蕊看了看,也摇了摇头。活泼的梨高兴的说:“我们四个人,用未闻花名做昵称,我叫‘未’,蕊叫‘闻’,凌,你叫‘花’;辰就叫‘名’怎么样?”梨一脸期待的看着我们。我们欣喜的达成了协议。

后来,我们会去钓鱼池里钓鱼,我是最少,辰和梨就会分一点给我。我就会很开心地笑,而蕊总会嗔怪我像个小傻瓜一样。我们还经常去喝饮料,梨总是喝可乐,蕊总喝雪碧,而我总是喝橘子汁,但辰从来不喝,他只是一成不变的点一瓶冰水。每当那时,我们就会嘟起嘴巴,轮番的对辰做一个怪脸。辰总会来抓我们,我们就跑。

上四年级的时候,梨转走了,辰也是。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渐渐地,我们的联系开始少了起来,发展到后来完全断了联系。我们再也不会一起比赛吃炸酱面,再也不会一起喝饮料,再也不会一起钓鱼,再也不会一起笑。

联系断了以后,我再也没去那个鱼塘钓鱼,我怕,我怕我会想起,想起钓鱼时,却只是空篓而归,再也不会有人分鱼给我,再也不会。时间啊,你终是一闪而过,你残留的沙,填上了记忆的刻痕,让我们彼此疏离,从指间流却的,除了时间,还有那段弥足珍贵的友谊啊!

你终是流走了,多少次梦里看到你们的身影,伸手去抓,却发现只是虚影罢了。“未闻花名,此生不闻!”我仰面看向窗外,金辉一点一点的隐去,发丝轻抚我的脸庞,起风了。最后一滴眼泪悄然落下,带走了那一纸留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