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树 屈椿程

   当我再一次站在那个公交站台,再一次抬起头来仰望时,我再一次看到了那两棵树,我再一次有了一种感悟。

    那是两棵对比十分明显的树:其中一棵树距离公交站台比较近,它的枝干生长是十分不均匀的,大部分都伸向马路那一边,如果从侧面看的话,就会发现她的分布十分奇怪。另一颗就在这颗树的旁边,不过他离车站要相对远一些,并且它的枝干分布是十分均匀地,往外和往里的枝干数量是差不多的,显得十分匀称。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在今年1,2月份时,就是一棵树光秃秃的,另一棵树上还有一些近乎枯叶的树叶在风中摇曳。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居然还是那番景象,树叶一个也没有少,一个也没有多,一切就仿佛是在昨天。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寒假过去了,可对与它们呢?似乎什么也没有经历,除了那树上多长出来的青苔还在坚持证明着时间正在流逝,时间还是能改变物体的。

    那两棵树因何而不同?它们生长的环境一样,但它们内在的信仰却截然不同。那叶子因何而不掉?是怕环卫工人把它们当垃圾一样扫走吗?还是他们不愿意变成肥料?还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