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女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杨雪晴

人生真巧。

周二的晚自习,看看眼前飞速转动的大时钟,感叹光阴如此之快。若是到了2050年……

离现在有35年!

35年后,我也是年过半百。爸爸妈妈呢?我不敢想像,他们变成将近80岁的模样。其实进初中以来,越来越能感觉到他们的衰老,即使仍然拥有强大的气场。

80岁,什么也干不了,说难听点,就……

突然心中一阵酸楚与不舍。

下课,我总是出来得很晚。拎着包出门右转,远远地看见一个平常的男人站在路边的井盖上,低头看手机。

他总是就这样默默地看着我。

像往常一样,我只要轻声地往他面前一站,他就能感觉到。抬起头,见是我,就立马站起来,对我微笑着。

我娇嗔地跟他说:“爸爸,我好想你……”他邪邪地朝我坏笑,我倒不管,还特意偷瞄了旁边有没有太多人,竟说:“抱抱……”他终于变了神色,是惊异。还没等他转过神来,我就踮起脚尖扑了上去。哈哈,他也终于弄明白了,两只手臂环住我,按着我的背,紧紧地把我压在他胸前。

那一刻,我找到了久违的安全感、幸福感,还是孩童时的记忆。那时他经常把我放在他头上,无论多久,他都愿意抱。微笑着,两手向上成圈扶住我,生怕会掉下来。就这样的姿势,他带我逛街、玩耍,调皮时我会拉他的耳朵、头发来调整方向,他也装腔作势,“疼”得直叫。,逗得我在上面“咯咯”直笑。

他永远是我眼中的山。

久久抱完后他说,好幸福啊,以前都是小心翼翼讨你开心的,今天突然给我一个拥抱,哎呀,好幸福呀!

我低头不说话,可是我也很幸福。

…………

只是随着我们的成长,我们总会与父母渐行渐远。

无论曾经是多么浪漫,多么童话,那美好的回忆,或是我们用以来挥霍的父爱、母爱,始终是无奈地与我们渐行渐远。

 

回去路上过马路时,我看到右边突然有一辆车飞过来,但仍然很安全,不会有事故,还是想要拉住他,说当心!有车。将做之时,却是他比我先一步动手,一把拉住我的手,头在左右张望。

“当心点,有车看不见啊。”他皱着眉头,责怪地看着我。

我只是又低下了头。

爸爸。

爸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