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在吾心-张佳芸

今天是周五,周四晚上做了个梦。梦到我回到母校,和很多人一起,重新上了一天课。梦很清晰,却怎么也看不清他们的脸。

母校特别好,真的。

我走的时候,她已经有些残破了吧,内部设施也不是特别完善,但书声琅琅。没有很大的操场,但永远有我们活跃的身影。

什么是母校?

就是它再破再旧,我也爱的地方。

我的母校并不是特别有名,有人甚至没有听说过。前几天和组员讨论起母校的时候,我很自地提起他,那个经历风雨一个多世纪的百年老校。却被某个组员(名字就不说了)回了一句“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学校”,当时我只是一笑而过,然后指了指徐可易之。很抱歉,在有人抨击她时,我不能以自己为例,给他们一个有力的反击。反驳他们,无需豪言壮语,事实就在眼前。

什么是母校?

就是曾经可以一天骂她八遍,在外面却不允许听到别人对他的蔑视的地方。

寒假我回校看老师,老师又老了,不再是我的老师的老师,和蔼的像个小孩,拉着我的手向我问东问西。可是抱歉,曾经是她骄傲的我,不能再使他骄傲。

于老师,我的愧疚太多。

母校已经扩建完毕了,新校园很漂亮,可我还是走到保留的那部分,一步一步,认真走完。那里,才是真正的母校。

这就是我的母校啊,鸣小。

以前中午有一档校园广播,里面的开篇词是“七彩鸣音,聆听鸣小之声”。今天我想说“汝在吾心,回忆鸣小之情”。

别来无恙,你在心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