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公交车上的事——胡炀炀

我挤挤挨挨,颠来簸去,终于找到一个座位。忍辱负重地一屁股坐下来。

哎!质量一下子消失似的。

“克啰哆。咣—–”由于惯性,一只不知何时被人遗弃,又不知被何人踩扁的“王老吉”凉茶罐一鼓气从后车厢冲到车头然后摇摇摆摆地晃了几下蜷缩到栏杆下。

我突然感觉所以得沉重一下子又回来了,坐下来跟没坐下来一样,我望着那鲜红的扁罐觉得我应该去把它捡起来放垃圾桶里面。可又什么捆住了我的手脚。我没有离开座位。我把视线跳过那一抹鲜红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可又不知道是什么把我的目光从新牵向那抹鲜红。

身边又有人坐下了,来来往往又很多人。

心烦意乱,明明只是一个垃圾而已!我随意的看着窗外。

“咯咯,哐当”尽管看不见。我听得见,它无辜地左右摇摆,撞击栏杆。我怨自己也奇怪,为什么不敢下去将一个垃圾捡起扔垃圾桶里。多么奇怪的心理!那么就下车时捡起来吧。我这样和自己约定。这样似乎问心不再那么愧了。

我趴在栏杆上不头圈在手臂里。直到不由自主向前冲去—-是下一站到了吗?我抬起头来,等车的人一个个上来,于是我的目光便徘徊在乘客,鲜红,栏杆,我希望有乘客在能弯腰捡起那个垃圾罐。但是每一个人似乎都没看见。

我身边也一直坐着人,人来人往,挤挤挨挨。“咣当,咣当”我一定要在下车前把它捡起来,我狠狠地想。于是我数着站数,看着窗外向后倒退的树木掩盖着焦急。准备实现自己对自己的诺言。

可是诺言最终没实现,就在到下一站时那抹鲜红滚到车后门,司机的一个刹车导致一个乘客站不稳踩到了那个罐子于是两个摇摇晃晃的物体一起晃荡下去了。

“咣当,当,当”那抹鲜红向后闪去,带着渐远的无辜的声音。

它就这样荒诞的消失了。

留着我不知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