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泊与狂-薛子灿

何樱嘉又谈到社会现象,使得我的神经末梢又敏感了,于是意向再来论一番!

其实哪里有绝对光明的社会,人人都知道这一点。况且专家还指出人的心理阴暗(有时)是正常的。所有在那文明社会、社会文明的行为活动,我只能说收效甚微!再比如说而今当下的人们,大都追求名利。有名自然有利,有利,名就来了。淡泊名利的人就是指两种人。一是名利真的很大,大到他本人都不想大了还在大,于是淡泊掉,图个清静;第二种人,名利很小,不管他本人多想大还是很小,于是淡泊掉,也无所谓了。再说,淡泊名利难道就不是名?利?更有人欲擒故纵,通过淡泊名利来获得更多名利,再淡泊,再获得。。。

换个话题吧,社会上还有种人。狂人。那些狂妄自大的人,他们中最杰出的代表教育了这群人,狂妄需要实力——只要有实力,往死里狂,照样有人赞颂。

他就是李白。李白真的是完全做到了!“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那时候一个诗人说出这种话不是该斩吗?怎么李白还敢在皇帝面前让杨贵妃捧砚,让高力士脱靴?很简单,有实力呗。尔来四万八千岁,文坛诗仙仅一人。现代社会也是这样,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教育一直说素质教育,为什么还要考试?答:素质差不多,分不出好坏。那只有考。那考试不就是看实力吗?实力强,就招,考不上就给钱,什么都没有,“本校招生已满!”

说到底,现如今,社会上,最实用,就要数,钱、实力

作者: 李 卓尔

创作。看不懂是次元不同,来问我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