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从晚自习回家开始——宣舟

初二以来,让我最有感触的夜自习回家的那段旅程。

紧张自习中,第二节下课铃前几秒,教室中万籁俱寂。“沙沙”的笔声和自己细短的呼吸声都能轻易听见,似“暴风雨”之前的宁静,教室中凝郁的安宁让人忽然有些接受不了,时间缓缓流转,每颗齿轮映刻滚动一格,秒针便转动一格,肃杀的时间指向8时39分,秒针以渐进10位,“滴答”“滴答”心中的表转动发出清醒之声“10,9“““5,4,3,2”同学们手执笔却似乎都在那一秒凝结冻结住了“叮铃铃“““`叮铃铃”起初铃响还没有动静,铃声后“暴雨”便卷及全班,甚至惊动到外面的夜景。一阵寒风袭来,卷子翻落到地上,一些人大叫起来。他们关上窗,锁上它才悻悻离去,窗子仍被风所袭击,发出空旷的抨击声。大家都出去了。

时间不早了,8时48分,张珂诚便催促正在收拾的我赶快走。我望了望窗外,狂风大作,心里便生发出无限寒凉,便赶紧将作业一起丢进书包。我们关上门,顿时“哐当”一声,伴随着寒流裹挟着狂风使劲往我脸上捶打,我扣上帽子,畏畏缩缩的下了楼梯。走到连廊上,两面通风,风像一只无形的野兽咆哮着,手冷,脚冷,心也冷,被这只野兽吞没。我和张珂诚开始赛跑,跑过初一,跑到宿舍楼前面的连廊里。我们继续赛跑,在冷风之中快速穿梭,为我们自己争取了热量与时间。停下来时,已经到了北门卫,我们已是气喘吁吁,但觉得手脚仍是透着冰凉。我们缓缓走出了北门,连平时忙碌的公路都歇息了。真是奇怪呀。出了校门,倒是还有几个商铺还挂着灯但大都已经闭上了门,少有几卷门没被卷上了。回望校园,只有警卫室还亮着灯,倒是没听见熄灯之音。转入小区内,仅有昏黄的灯陪伴着。

忽然,衣服上出现好几斑刺点,湿漉漉,地上在昏黄的灯的照耀也能发觉出也已是星棋密布的出现了数千的圆点,下雨啦!淡定的我们显然忽视了雨的存在,只是那风吹,风便斜,吹打在脸上越发觉得寒凉了,眼镜也被打湿了一点,两点····视线越发模糊了,昏黄的灯瞬间好像在眼里变成一个个模棱两可的晕圈。雨越下越大,眼镜完全被打湿了,脸上也是一团湿漉,我们不得不加快了步伐到树下暂避,擦擦眼镜。可树下也不是一块乐土,树叶被风一吹,摇曳,雨水加大版的落到身上,哇塞!透心凉哎。我直蹬脚,张珂诚拉着我又冲了出去跑了起来 。“冒雨冲风,往来于灯火楼户之间”

张珂诚家真近。他与我分别后,我还得继续奔跑,孤独穿梭在空旷的大马路上,时不时还会溅起积水,弄得满身泥泞。很凄惨的,从大路转到小路,便有了几丝生机。不下数十家商铺灯火通明,这边的路灯也不是昏黄而是白亮的。我穿梭在白灯下,疯狂的奔跑着,终于到了小区。已转到小区,路灯又变成昏黄的了,寂寥无人。我停下来慢慢走起来,累了倦了  。我面对刺骨的风,冰冷的雨,不再彷徨,而是淡然,衣服湿了小半,书包也湿了,我不禁摸了摸。还是跑吧,为了试卷不被泡汤,我铆足了劲儿冲向单元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上了楼梯,摸了摸口袋,好温暖,连袋中的钥匙也透着暖气儿,我伫立在家门口好久,享受着几丝温暖,然后打开门进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