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景-梅克寒

离清明越来越近了,这清明的雨还未下,山上便已是一片绿了。那清脆的绿不断向原野渲染开来,接着,满目都是令人心仪的景色了。

从田间往山上走。身边是片片的庄稼。碧绿的麦子刚拂上人们的小腿,他们密密地簇拥着,半挺着腰,像刚睡醒的孩子,惺忪地揉着眼。

走着,视线忽又被身旁灿烂的“金黄”包围了,这些油菜有半人多高,顶着金灿灿的花儿,向远处延伸出去。一张薄薄的水雾铺上菜花,远远望去,这层平坦的金花儿便仿佛陷进了深邃的雾气之中。

步入山间小径,地上的落叶已被新生的蒿草代替,开出道路,踩上松弛的泥土,鞋与枯叶、新草相互摩挲着,竟发出风拂杨柳般的“沙沙”声,这细小的声音刚一产生,便像石子落入大海,只是稍稍一见便消失了。

就这样步于山中,,身边尽是参天笔直的竹子,早已辨不清路径了。低头像上蹒跚前进,时常会突然“冒”出一株春笋,尖尖的脑袋半露出泥土,像孩童的乳牙,充满稚气又不失坚强。它的周围,依然有从泥土中迸裂的痕迹,觉得这春笋随时都会在我面前伸长、伸长。

山上下起了小雨,水雾将山包围,伫立山中,万籁俱寂——忽悠觉得万籁有声了,是生命的声音。

《清明景-梅克寒》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