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巾

随着盒中纸巾一片片地减少,我的心又惶恐不安起来。仿佛在我眼前消失的不是一张张洁白柔软到心碎的纸巾,而是一个个在我手中渐渐虚弱,涣散,直至灵魂都不剩的小生命。

当我打开一盒餐巾纸,总喜欢拿着它(或许用“他”更好)发愣,直至我选择的餐巾纸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深呼吸,或许是淡淡的龙井味,或许是过于浓重的古龙香水味,亦或许是有些令人心醉的玫瑰花香……

待这些气味缓缓散去,接下来喷涌而出的便是真真切切的原木浆的香味,那种不加任何点缀的味道,是我最喜爱的。闭上眼,你会感受到大自然的气息,眼前出现一片绿,一片颜色深浅不一的绿,当这些绿映入眼帘时,诺纸巾木浆浓度够多的话,你会感受到那棵树,生命的葱郁,强壮。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木浆的味道也消失殆尽,这时你还会问到人类的味道,人类对其的折磨,看到人类向“钱”看齐的眼神,亦或许是一片空荡荡的木墩,在对你痛诉。等到一切回归现实,你用双手拿起一片纸巾,你会从他平整洁白的表面,看到一切他所受的痛苦,他的人生。

希望你在聆听同时,也在聆听那一抹绿,那一抹的痛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