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是笼中鸟 顾嘉程

昨日去动物园春游,看到了我许多没看到过的,感受到了我许多不曾感受到的。
印象中的动物园里的动物,虽没有野外的那般刚猛健壮,但其生活也应是惬意的,起码还是有点生机的。
但这次春游改变了我的乐观心态。
两栖馆里的蛇有的不见踪影,有的闷头死睡。唯一的白虎两眼黯淡无光,眼球上糊满了分泌物;豹子的毛色杂乱斑驳,且一直在舔着自己鲜红的伤疤。印象最深的还是黑猩猩馆里呈现出来的一派景象。占地约二百平方米的馆子,一只小猩猩双手抱头蜷缩在角落里,它那单薄的身躯不停地微微颤栗着,与其一同颤抖的还有我自己的内心。
一派荒凉萧瑟之景,把目光拉回,聚焦到人群身上。
一件件奇装异服,衣襟在风中苍白无力地飘荡;一句句低价的话语,刺痛着我的耳膜。当一群初中生来到鹦鹉馆时,看着笼里的鹦鹉不停地啄咬着笼中的钢丝想要展翅高飞时,他们不良地爆发出喧闹的笑声,接着伴随着一场咒天式的嘲讽,用自己的手指隔着玻璃不停指点着,最后离去时,他们留下了满地的垃圾,满地的疮痍。
笼中,是鸟儿在努力地挣脱牢笼,渴望一声场自由。
笼外,是我们在不知不觉间给自己套上生命的枷锁,人生的桎梏。
笼中笼外,人与走兽,又有何别?鸟儿是有梦想追求的,而我们是满身的浮夸。人是要有点 精神的,这就是我们凌驾于走兽之上的原因。
风乍起,卷起满地疮痍。天似乎变晴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