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了,美了,芳香了》——徐睿

我们每个人都或曾追求过什么,持执念,以激情,起热忱。奋斗或激烈,或平淡,但却终将泯于寂寞。又联想起那记忆中的古城,一砖一瓦,堆泥渗水,劳心出力,又有何用?不是终归要归于寂寞的时间。倒不如淡了。

人生的漫漫之中,偶得一两句禅语,便执其为人生准侧,多少凡人皆若此番光景,皆对佛有着至纯、至崇高的敬意。而佛所讲究的便是心随意动,悯良不灭于平淡,又有多少尘土可以飞扬?那样过于的淡泊几乎不可触及。也是,要是真成,便也不会读此了。我们此等只算得上凡小者不求及真我之境,之谈淡了名利心,淡了逐幻心,淡了强求心,

强求而不得,古外皆是。可见人不能对万物俗事皆以必得之心,故人只能寻心之停靠,淡灵性之随动。或许淡一切尚不可及,不过至少不再追逐虚无,尚可矣。

保持有一颗淡然的佛心,万物姐美,万物皆有究其本质终极的芳香。唯对万物之流芳淡淡,却又持佛之悯心者才可见其芳香。

淡者之佛性,究及深里,却是与为人极为重要的。过于淡泊者,余皆视其为冷漠不仁;而过于佛性者,于一花一木皆怀情,虽说起来很是慈悲,但此番或者莫不是太劳心了?余对其怀同情心。为人须知与淡及佛中把握一个度量,方可受流芳。

万物皆讲佛性。皆若淡泊。人唯有淡了华尘之俗,才会美灵性,美万物,美丽的品德才会芳香流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