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和我的——蔡星月

你的和我的

——你有一样东西落在我这儿了,被我珍藏着。——是什么?

——一台戏,一颗心。

残月当空,照得树荫婆娑。一扇门,隔绝的是两个世界;一个岁月静好,一个人声鼎沸。剧院里,闹嚷嚷的人们议论声不绝。外公牵着我迈入其中。他熟门熟路地走到离戏台最近的一处安然坐下。我跟着他,迷茫的双眸不住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哎,老何,你也来了!”“这不今天讲穆桂英挂帅。我带孙女来听听。”说着,外公将我拢到身前,也拉来一把小椅子给我。

灯光微微暗淡了些,伴着一阵“咿咿呀呀”戏台子上已然跳出两个穿着宫服的官人,都是淡妆浓抹,红光满面。我的目光很快被那些身着奇装异服的戏子们勾住了。起初,我还看得津津有味,可新鲜感过了,望着台上的红红绿绿,我有些视觉疲劳了。等到穆桂英上台后,耳边此起彼伏的噪音和台上尖细的戏腔让我更加烦躁。我开始埋怨外公,紧接着又哭又闹,外公劝着我,我不甘,朝着他大吼道:“我不要看了,这是你想看的,不是我想看的!”外公忽然不说话了,叹了口气,歉意地看了看老朋友,拉着我走出了戏院。那日以后,我再没看过戏。

时光荏苒又是几个春夏秋冬逝去,外公老了,身子也弱了,再也走不到剧院。中华五千年的瑰宝,似流年,一旦过了,就跌入尘埃。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时代的发展与进步让中国风以别样的姿态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各大媒体网站发布了中国的戏曲,着长袍一身,束长发一髻,插花簪一根,熟悉的身影,绕梁的戏腔不绝于耳。我想起了那年台上的穆桂英,想起了你所钟爱的戏剧。

如今,在忙碌了一周后,再写累了双手后,在麻木了双脚后,我常听听戏剧。声声元腔随着脉搏跳动融入我心中,我渐渐喜欢上了戏剧。

中华瑰宝,在被遗忘了数十年后在尘埃中开出花来了,惊艳着世界,影响着我的念想。在时代火花碰撞中,我爱上了戏剧,你却再难看到了,可这明明是你所喜爱的,请允许我将这份喜爱珍藏,外公。

金元曲剧,有皇宫凤阙,阆菀奇葩,竹篱茅塘,朝日霞光;有婉约浓艳,朴素大方,清新冷峻,典雅豪放。而这成了我和你的钟爱,成了世界的经典。

“外公,冬天咱们去看戏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