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雷-张佳芸

许久未闻的雷声,终于在今天地理课上听到了。

今年的第一声雷,亦是春雷,就这么以一种极平淡的姿态降临了。

雷声并没有我印象中的那么大,虽然轰隆,但沉重的很,全没有了以往的响亮。

不是厚重,是沉重。

我不断期待着记忆中那种亮到极致的响度,可是我的希望一点一点被时间蚕食,直至消失。

那种声音是可以直击人内心的,使人为之惊叹,震撼,甚至是畏惧。那才是真正的自然之音。

短短一年,雷公从朝气蓬勃的少年快速地走向时间尽头,原本有力的步伐逐渐蹒跚,铿锵有力逐渐被苟延残喘代替,清亮也一点一点地被沙哑吞噬。年少不复,现在我所见的,是那个耄耋之年的老者,年迈无力。

一切的雄浑都是假象,都在不断掩饰着,遮盖着。

空,空虚的空。

雷公就像孤独的王者,无人倾诉自己的不堪,只好独自品味痛苦,用空虚的雄浑来掩盖不堪。

无尽,黑暗。

其实雷后来大雨是雷公的泪水呢。

悔恨,萧条。

 

【在这个春天 我是孤独的王者

这个世界上 唯一的神

我拥有欢乐的人群 欣喜的小草

永不落下的夕阳 和

一支桃花在春雨下粉红色边缘的渴望

 

但在这个春天 我是一个

走向覆灭的王】

——诗歌改编《孤独的王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