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记忆—吴晨艳

当人们在喜悦的庆贺新的一年的开始,当人们在繁忙工作之余欢乐地团聚,当新的一年开始,当时光向你袭来,你是否考虑过新的一年的意义所在?当人们向你道各种美好祝福之时,你是否考虑过新的一年,你是否能够实现那些他人的、自己的祈愿?

长辈们总会在新的一年的时候眼神殷切地对我们说:“过年了,又大了一岁了,要更加懂事,要比以前更好……”但很多时候,对于这样的期许,我们笑着答应之后,未过多时可能就忘记了。

在零点钟声响起的那一刻,我们的心底,一定涌出了许许多多新年的梦想和展望。但是现实中,他们不可能会全部实现。有时我们会抱怨,为什么我的梦想不曾实现?但其实,我们更应该去思考,是不是因为我们在太多的时候,忘记了自己的梦想?我们是否曾在被质疑时逃避,是否曾在劳累时轻言放弃,是否曾贪图惬意的时光而将梦想抛于脑后?

每一个心灵深处的期待和祈愿产生时,我们应该准备好对梦想的追逐、对未来的探求。可能有时,我们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挫折,我们都应该时刻谨记自己的梦想,倾听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

别让我们生存的意义仅变成长大一岁。

别让苦苦追寻的梦想变成空想。

2015.2.20

 

 

 

除夕那天回到外婆家,看到那些上世纪八十年代建成的古老建筑,有些莫名的亲切感:灰色的屋檐,灰白色的墙,黛青色的瓦片……三十多年风雨的洗礼,洗去了屋瓦上的尘埃,同时在屋瓦上留下了时光的印记,许多砖瓦都已经褪去了色彩。道旁的树木,高大苍翠,两边的树的枝叶相互触及,形成了很美的树隧道。繁密的树间,阳光顽皮地从缝隙间钻过,。细小的光斑结合着树影,那光和影犹如时光的记忆,不知是不是因为时间过得太久而模糊不清。一阵风吹来,树木随风摆动,光和影亦随风摇动,想破碎的梦一般。空气中一层淡淡的雾,让那些景变得有些迷离,让人觉的如古江南一般。

傍晚,晚霞在天际留下最后一抹色彩,随着夕阳消失殆尽。带着家的温暖的炊烟在烟囱中悠悠飘出,在空中自由飘动,飘向时光的下一站,飘向明天,飘向明年。

夜幕降临,吃完了团圆饭的人家放起了烟花。烟花绚丽的色彩在漆黑的天空划过。飞上天空的,不仅是那美丽的烟花,更多的是人们对新的一年的期待与希望。

零点的钟声响起,鞭炮之声不绝于耳。人们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跨入新的一年,开始了新的一年的全新生活。

2015.2.18

 

 

 

 

新年将至,但是总觉得少了一些年味。大街上不会看到穿着唐装的人,大门上贴着春联的人家也比往年少了许多。家家户户,也许不会再有人像几十年前一样兴高采烈而又忙碌的准备过年的食材,也很少有人还会惦记着要在门上贴辟邪的神像。繁华的市井之间,看不到那些卖糖葫芦的、买糖人的人,更不见那些拿着手工制作的绒花叫卖的人。

大街上所看到的景象,和以前学过的那篇新年的文章描述的一点也不一样。春节前夕,世界尽是充斥着一如既往的喧嚣、忙碌许久之后偶得休憩的小小慵懒,还有借着新年大办促销活动的商家。我曾在贴吧里看到这样一段文字:

现在总是觉得新年没有年味了

那是因为从前,新衣服、新玩具都会在过年前一周才买

而现在,人们几乎用着所有空隙的时间来购物

过年,只是多了几笔订单罢了

这段话说的似乎有些道理。我们的世界被太多物质所占据。因为物质世界太过巨大,人们忙于其中,为功名利禄绞尽脑汁。因此,人们开始变得贪婪,变得难以满足,最终深深陷于其中,再无法挣脱无知的深渊,也无法改变那个变得物质的自己。太多的物质,让精神世界几乎无任何位置。大街上,人们拿着一样的iPhone,听着一样的欧美《Tik tok》,穿着款式差不多的欧美、日韩服装,戴一样的Dior墨镜,喝着任何地方都能买到而且价格相同星巴克咖啡……鲜有人会穿中国气息的服装,也很少能听见古琴之音,更少有人会在月光皎洁之时,焚上檀香,捧上一本《诗经》静心阅读……

这样物质的世界,我们无力去改变

但我们至少可以从自己做起

努力当个有内涵的人

守卫心灵深处的一寸净土

2015.2.1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