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作业 张鑫

不一样的作业

一斛清酒,品百味人生

一簇红花,展示岁月芳华

我望着那淡黄色花盆,细细辨别着花盆上的字,那朴素的花盆,这娟秀的字体,我不禁怀疑这是爷爷的手笔。

应着老师那别出心裁的作业,我来到了爷爷的老宅。

那木制的大门早已抵挡不住风的侵蚀,化作一片片木块躺在地上,透过门上的大洞,而是的乐园依稀可见。走进门,巨大的石磨上仍摆放着那花,让我不禁想起以前与爷爷玩耍的情景。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位诗人,用岁月在心田上作诗。

爷爷爱花,尤爱摆弄那不知名的野花,每每爷爷在侍弄花的时候,我总是冷不丁抢走他的老花镜。爷爷的胡子竖的比天还高,大手眼看就要落下,我连忙把眼镜归还,爷爷又埋头侍花,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

爷爷最爱那石磨上的花,而我却不。那花随处可见,没有迷人的芳香。我爱吃蟹,爷爷独酌一杯清酒。爷爷从不让我剥蟹,总用他那颤抖的手,小心翼翼地剥着,似乎在侍弄着他的那一丛丛花。他的眼早已浑浊,可他剥得是那样的专心致志,在我夹起蟹肉往他嘴中送时,他却大手一挥,端起酒杯,泯一小口清酒。他的手很大,如巨大的港湾能停泊下千万艘航船,当然他的手上布满了岁月水流冲刷出来的沟壑。那时,我从未觉得他正走向衰老,像那夕阳的余晖。

如今,与他一起玩耍的时日已过去了八年,他在我临走时送我一句话“叶盛花待,花开叶待。”是啊!时光匆匆,转眼花开叶落,我长大了,他却永远地走了!

浓艳的花,我不禁感慨道。想着想着,作业也完成了,老师说:“回忆与一位亲人的片段,感受他对你的爱。”不知你在那儿过得好吗?是否还在品那一杯清酒?是否还在赏那一簇红花?感谢你,我将会将这美好的记忆与你对我的爱永远封存在我的心中!

幸会,在我心田上作诗的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