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吴迪

一抹橙色爬上天边,染了白色的“棉布”。慢慢的红色与火红色一次跳跃着,染了“棉布”,遥看如此宁静,如一幅油画,安宁温暖。

在校园中望着晚霞,它们如钢琴谱一般,体现着美,弹奏着美,也如空中的彩色瀑布,丝丝缕缕,像间断却又不断的水流,耐人寻味。在这里的黄昏总是别有韵味呢。

周五放学,坐上车,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滴——”“滴滴”“滴”,各种汽车在用不同的音色,弹奏着变奏曲,此起彼伏,此刻在黄昏下的尽是焦虑、急躁、烦闷……

“呲”的一声,一位带着女儿回家的母亲不留神与另一位车主的车擦了擦边,顿时开启了唇枪舌战,而其余等待的车主传来坑骂声,催促声。道路两旁的行人传来看好戏的目光,空气中弥漫着冷漠的雾霾,使人们看不清前进的路,但夕阳却依旧是那么火红,云彩依旧呈渐变的暖色调,如油画安宁而温暖。

在乐购旁有一位断腿的妇女,头发蓬乱,衣服上破洞诸多,而短腿的地方则微微用一张薄丝巾盖住。从商场走出一对情侣,那位女士见到这位妇女,像是受了惊的猫,浑身炸毛,露出凶狠的目光,几秒后扬长而去。我走上前,给了她我仅有的20元零钱,蹲下,放在了她的盆里。她黝黑的脸旁笑了,笑得十分僵硬,可见这表情对于她来说是多么生疏。人与人之间只剩下冷漠与无情,连同情都已在濒临灭绝的边缘,人性之美被隐藏了。是否是潘多拉魔盒打开的一瞬间,将人性之美掩盖了呢?

黄昏,依旧安静,天上依旧温暖,天下,依旧冷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