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读者》——谈昕睿

又有新一期的《读者》,对于读者这个杂志,开始经常性的读也是初中开始订了,发出第一本开始的,但是当我回想起往事时,才发现其实我的童年也有一缕它的痕迹。

那时我还很小,父母还没有离婚,我和妈妈还睡在一张床上,她有个习惯就是睡觉前看书。已开始我都好奇她在看什么,但是每次发现她看的书不是我看不懂,就是我不敢兴趣。所以当初除了问一下老妈不继续看打本的名著,而去看杂志外我也没有在意。(当然看还是看了一下“幽默与格言”的) 不到半年父母离婚了,我一直沉浸在痛苦和伤心之中,就到妈妈的书柜中找书看来暂时忘却痛苦。突然我的手放在了那本读者上,我便把它抽了出来,开始读里面的稳重。 可能是命运吧,这本书有一篇也是和父母离异有关的文章,它让我学会了如何正确去看待这一切,如何在心中暂时放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