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史东佳

且行且歌

人生路遥,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母亲时常在我耳边唠叨。

学了一年的毛笔字,即将迎来人生中第一次考级,心中不乏紧张。

每当想起考级,我总忘不了多少个日月陪伴,在台灯下练习,在父母的催促中含泪着,机器般一遍又一遍反复,心中不愿不甘。

写字桌是对着窗台的,每当我举头望向窗外,却见别的同龄儿童在楼下玩耍,他们滑下滑梯时的喊叫声掀起我幼稚而原始的内心的波澜,我强忍着无法出门玩耍的心上疼痛,只是低头望着一张张空白的纸张,落泪无声。

这时候,在书海之上行走,却唱出一首悲哀婉转的歌曲。

终于,临近考级,我眨着双眼咬着牙关,望着考级报名表,顿时不知从何下手。

回家路上,叶儿在风中摇曳,却不作响,我的内心也一样,想一枝独秀一鸣惊人,却于恍然间无了底气,迟迟没有做出决定。

清晨,心中无闲事,独步于家中,走到写字台前,抬头一瞥,昔日里欢言笑语的游乐场无一人身影却勾起了我心中的不甘。

于是,一气之下,我赫然写下七级,便静下心来,准备习字。天空中多了一丝太阳光的明亮,染红了天边的云彩。

领回考级内容,是一首诗,只记得那个古名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乍一看,很简单,便又满怀信心踏上了归途。

这时,在勤学苦练换来的小道上行走,唱着一首不服之歌。

终于,考级如期而至,我不免紧张,在去考级的路上,不停瞥向窗外,心中紧张无比。

于是母亲观察到了我的表现,关心地问道:“怎么了?”我没有回答,仅叹息。

母亲笑了,她和蔼地安慰我:“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

窗外风乍起,吹皱一池湖水,我心温暖,不再紧张……

那次考级,我自如而不拘束,不记得结果了,但仅是信心满满。

对,人生百变,这时,我站在练习的基础上,轻唱一直清奇小歌……

人生路遥,结果有时并不重要,只需且行且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