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 徐华悦

老家的墙角里。挂着两个画像。一个是我从未见过的太公,另一个,就是我的太婆。

自我记事以来。太婆都是躺在床上的。每天见到我。都是眯着眼睛。挂着笑容。眼角的纹路深的不能再深。头发花白,皮肤特别干燥。上面布满了老人斑,但我只要看到太婆脸上的笑容,我都觉得太婆肯定会一直陪着我,永远对着我笑。,

屋后的泡桐树。承载着我的童年,有时天气晴朗,爷爷会搬张板凳。扶着太婆出来。挽着她,扶着椅子坐下。阳光透过泡桐树,形成道道光斑。照在太婆身上,很暖和。一些泡桐花的花瓣慢慢飘落在那头银发上。太婆也不去拂,只是看着花笑,我想,太婆年轻的时侯,一定是很喜欢戴花的。

太婆就坐光影里,看着爷爷和我,脸上永远是温暖的笑容,我扶着爷爷的往树上爬。挑最大最紫的泡桐花往太婆身上抛,然后发出咯咯的笑声。爷爷说,这泡桐树已经陪了他40多年了。我想,刚种泡桐树那会,太婆一定很年轻吧,她和爷爷捧着树苗,把它种进土里,她那时是不是就知道泡桐树会有一天长到这么粗壮,这么茂盛呢?这颗泡桐树,见证了太婆对爷爷的爱。而爷爷又把他的爱传达给了我。这条传递爱的路,且行且歌,生生不息

生老病死,太婆也会经历这一切,但这条路上,且行且歌,过好今天,抓住明天,才是最重要的啊。太婆一定是知道这一点的,不然她不会一直用那慈爱的目光缠绕着我。

太婆住院了,那时我5岁,正当懵懂的时候,什么也不懂,我到那个充满消毒水气味的地方看她,但我并不能感受到太婆的痛苦。因为她的笑永远挂在脸上。当我乐呵呵的在她面前嚼着小笼包的时候,太婆总会关心的问我好不好吃?吃得正欢的我总会使劲的点点头。但我不知道,太婆在这条且行且歌的路上,走不了多远了。

最后,太婆不在了,她不住在乡下的房子里了,也不住在那个充满消毒水的白色房间里了,她住进了装满花朵的玻璃罐里。爷爷带我到太婆面前,抱着我,让我俯身再看一眼太婆,轻声问:“太婆是不是很漂亮?”是的,太婆身边都是花,嘴角上扬很快乐,很安详。太婆的人生之路已经走完了,这一生,且行且歌,太婆走到了另一条路上,很快乐,天使陪着她,且行且歌。

那是我第1次接触到死亡,自己却没有发现那是永久的离别,因为那时的自己什么也不懂,只懂乐,不懂苦,到现在回味起来。那是伤心,那是哭不出来的痛

回忆的路且行且歌,因为回忆所以珍惜,未来的路且行且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