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花–孙天南

与林清玄的父亲一样,我的奶奶也酷爱中一些种花草树木,什么君子兰啊,吊兰啊,仙人掌啊,玉树啊,她都很喜欢养。有时候,在奶奶家住,一大早,便会听到奶奶,嘴里念叨着“嗡嘛呢叭咪吽”,放着不断回响的梵音,闻到那一阵阵檀香的味道,这便是唤醒我的方式,走出卧室,就看到奶奶沐浴在阳光下,有些发福的身体,给人一种祥和的感觉。

看着奶奶的背影,左手是喷壶,右手上拿着湿抹布,奶奶拈起一片叶,用水将它打湿,再用湿抹布小心擦拭,一片也不含糊,有时嘴里还要跟他们捞几句家常,转身才发现我在她的身后,她笑眯眯的走过来,将我拉到她的身旁,拉我去看她的花草,各个生机盎然,微风袭来,一阵花香伴随着风儿,在我们身边飘荡,久久不能褪去,奶奶欣喜的笑着似老友相会,奶奶用手轻抚叶片,只是笑,不语。我很疑惑,问奶奶在想什么,她说这些花呀,草啊,都是她亲手栽下去的,现在都长这么大了,也不知道还能看多久……我听了赶紧打断,看着奶奶的白头,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心酸,奶奶最近身体每况愈下,但还是起早贪黑的做这做那,家里人都叫她休息,她也不听,就惦记着她的“孩子”,花愈发的美,草愈发的青,而奶奶的头发却愈发的白了,看着她一天天老去,扭头望了望她的心血,想到了她的烦恼,我突然一刹灵光,看了看奶奶前两天刚种的花,将它捧起,看着那一丝丝新绿,我更坚定了我所想,“奶奶,我也要养花,我也会把它当成我的朋友。”奶奶笑了,笑了,慈祥的目光温暖着我和她的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